寄情于山水之間

2018.10.04 閱讀 531


喜歡崖柏有幾年了,因"投入"不多,還只是個"菜鳥"。剛開始,是學著買些筆架、底坐、把件什么的,做些小裝飾,為房間的陳設,增添些許的高雅意趣。前段時間,一次偶然的"遇見",突然萌生了崖柏的新玩法,于是就慢慢嘗試著做起了崖柏"盆景",雖然都是些小打小鬧的"玩藝",但漂亮,也挺有樂趣的。崖柏可玩性大,慢慢熟悉之后,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尋找一些不同的玩法。但是有一點,無論哪種型料的崖柏,它的美,不只在形,不只在香,更在其獨特的意境和風格。

 

現在我們這里所說的崖柏,是文玩收藏界的崖柏,而并非植物學上說的崖柏。真正意義上的崖柏,屬于恐龍時期遺存的珍稀野生植物,在上個世紀,曾因數量稀少未被發現,宣布為滅絕物種。崖柏全國各地都有,但以太行料為尊。現在文玩收藏界的崖柏,一般是指生長在太行山脈,海拔在1500米以上巖石縫中,枯死側柏的樹干或樹根,由于在極端惡劣的天氣下,使其形成了奇特的飄逸、彎曲、靈動的造型。崖柏是一種全天然植物,尤其是生長在懸崖峭壁上,歷經成百上千年的風吹日曬,造型別致,姿態萬千,非常的漂亮。它的氣味醇厚,香氣怡人,被譽為"空氣維生素",崖柏因具有文玩和藥用價值而備受追捧。


崖柏,這種古樸滄桑、千奇百態的古柏,通過一些簡單的打理,可以讓蒼勁雄渾,溫潤厚重的崖柏枯木逢春。崖柏是有靈性的,只要你用心對待,自然會給你帶來靈感,帶來快樂。如何評判崖柏的好壞?這可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畢竟每個人的審美觀念不一樣,但主要是把握好形、色、勢、質、味這么五點,就是指象形、顏色、氣勢、材質和香味。真正能夠做根藝的崖柏是不多的,它必須陳化到位、紋理漂亮、造型美觀。呵呵!還有一個就是鈔票了,在"炒作"降溫之后,好的崖柏還是很貴的,這就看你怎么取舍了。但有的時候,還是可以淘到物美價廉的好東東,這可謂是可遇而不可求。玩崖柏,還是比較隨性一點的好,不可強求。玩好崖柏,需要你有一定的審美標準和鑒賞水平。


我認為不管是什么崖柏,都要先以柏香為主來了解它,崖柏百香,我覺得很有道理。崖柏因地域不同、環境不同和樹種不同,形成的味道也不同。百人、百味,崖柏的香醇,總有一種味道適合你。崖柏盆景的制作,說起來還是比較簡單的,主要是崖柏的選購,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在選材上,要先構思一下想做什么物件,心里有個譜了,再去購買自己喜歡崖柏;但有時候,是先看到了崖柏的材質,再去想象這個材料做什么漂亮,然后再把它買了下來。剛買回來的崖柏毛料,要進行必要的清潔、修理、打磨、拼接、塑型等幾道工序,這些是比較花時間的。我是利用陳化崖柏來做樹干,合理搭配仿真梅花和柏枝葉,并用漂亮的花盆、石頭和配件再做下點綴,二三枝條就可以表現崖柏的滄桑之美。簡單、簡潔,盡量保持最原始的狀態,真正做到九分天成,一份人工,以假亂真地再現崖柏那蒼勁有力的獨特造型與韻味。

《在樹下》。仙鶴起舞,遙望遠方的紅衣仕女,娟秀美麗。這非凡的意境,只有"崖柏"才能完美詮釋。

《一剪梅》。宛如臘月里的梅花,嬌艷美麗,婀娜多姿。這就是大自然的恩賜啊!

經歷了風雨的洗禮,才有了細膩光滑的飄逸和孤傲。呵呵!一對核桃和手串,你可知道我是誰?

崖柏與達摩,就像峭壁懸崖與苦行僧,一個承載著另一個的意志,一個闡述著另一種的思想。

《紅梅花兒開》。為了這個寒夜,一身傲骨陪你在寒風中默默地綻放,陪你在飛雪里盛開到一樹。

《坐禪》。達摩祖師的一件袈裟,卻能夠披星戴月,驅除寒暑,不煩其心。

一葉木舟,乘載著動物們的一片世界,也給寧靜的山林增添更多的情趣。

這個老茬頭,需要成百上千年的形成,它等待的是死亡和漫長的陳化過程。

這棵小樹,還有點迎客松的形態,在這里顯得更加古樸和蒼勁有力。"自創作品",雄鷹展翅和鳥巢成為畫面中的新亮點。

琴聲徒然響起,悠揚、委婉,似高山流水,就像在欣賞一曲最美的樂音。

第一次遇見,就被眼前特有的"美感"所傾倒!梅花最能表現文人的一種氣質。

此情此景,一種"種"在巖石上的仿真崖柏,終生不用澆水,常青、常綠,不枯萎。

韻味悠長,充滿禪意,崖柏開闊了人們的視覺審美。

《夜靜思》。似乎靜思沒必要去尋求寂靜的山村綠野。

《枯木逢春》。再現崖柏扭曲飄逸和在懸崖上生長時歷盡的蒼桑。

巧奪天工,拙樸自然,崖柏的精髓,是其具有一種深厚的禪意。

《喜上眉梢》。"萬花敢向雪中出,一樹獨先天下春",梅花的高風亮節,代表著純潔、堅強、謙虛的品格,給人以立志奮發的激勵。

簡單的擺設,自然的意趣,讓人看起來還是那么富有韻味,有種出離凡塵的幽雅。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