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霜降,距離國慶長假的出行已經過去快一個月了。記憶中,寫的最快的游記就是阿里,挑圖,修圖,一下班就開始狂寫,不眠不休的用13天寫了7萬字,只感覺當時完全是以一種極度饑餓的狀態回顧著自己的阿里之行,生怕時間一久就會忘記那一刻充斥在腦海里的是什么樣的情緒。終于,在我哆哆嗦嗦敲完阿里日記的最后一個字符后,那種饑餓感終于消失了,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瓷瓷實實地填滿了,充盈的信號填滿心肺,然后順著我全身的血管涌向全身,憋著馬上就快噴到鍵盤上的一口老血,腦海中浮現出的全是電影里的悲情英雄們完成重要任務之后,一幅微笑著可以安心離去的表情......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的游記越拖越久了,當然,工作忙時間緊肯定是最重要的因素,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除了去阿里是朝圣不能算數之外,所有的旅程,都應該有個咂吧嘴的過程,這個過程應該比回憶清楚所有的細節更重要,稍微多過一點點時間,或許更能品出那種類似發酵的醇厚。從國慶到寒露,掐指一算,嗯,這個時間夠了,可以開始寫了,再拖,就餿了。

除了兒時對過年的期盼,在很長的一段時期內,我一度非但不會對即將到來的節日產生渴望,即使到了節日當天也無知無覺。我一直以為這種毫無儀式感的寡淡是一種超凡的坦然,但仔細想想,這樣的人,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本哲學書或者是人生指南,誰會喜歡這樣一本教科書呢?要知道,那些讓我們為之癡迷的,總是那些瞬間就能穿透神經末梢的詩句啊!于是,我愛上了旅行,愛上了攝影,我把它當做對每一個節日最大的尊重,然后就開始有了期盼、準備、迎接、感受、送別,繼續輪回,就像兒時等待著過年的糖果和鞭炮,這感覺,很棒。

宿遷位于江蘇北端,比起南京蘇州揚州之類的同省兄弟們,知名度差了許多,存在感實在不值一提。宿遷在歷史上最牛掰的一筆就是出了個項羽,然后一個記者為了拍馬屁,對著劉強東海夸,“我們宿遷出了兩個偉人,古有項羽,今有劉強東!”老劉情商頗高,笑道“我還是不要和他老人家比了,想起他最終的結局,我就后脊背發涼。”不談老劉最近的是非,對宿遷,老劉是真對的起,先不說逢年過節回鄉散財童子似的發紅包,光是京東對宿遷引進的投資和創建的平臺,對于這個四線小城來說,已經是做夢都會笑出聲了。

國慶長假旅行目的地的選擇,那是相當考驗手藝的,對著地圖整整端詳了一個禮拜,我才選中了位于蘇、皖、魯三省交界的宿遷和連云港。除了位于咽喉要道怕路上容易堵之外,我想應該沒有多少人會把宿遷當成旅行目的地吧,事實證明,選對了。




宿遷本就游人不多,我們又住在位于宿遷郊區的駱馬湖畔,大街上空曠的連一輛車都少見,300多一晚的五星級酒店,服務和硬件實在讓人無可挑剔,送的早餐感覺更是豐盛到讓人瞠目結舌,比起那些烏央央跑去常規景點撒錢受罪的人來說,一種莫名的優越感隔三差五就溜出來讓自己竊喜一下,這也就是我剛提到的,需要咂吧嘴品味的東西,這種類似的內心活動雖然略上不得臺面,但也只是起到讓幸福感成就感更充盈些的作用,無礙他人,一個人悶著悄悄享用,也蠻不錯。


宿遷距離太原800余公里,距離上海500余公里,我悶頭趕了 一夜的路,比從上海趕來的同志先到了。我們躺在酒店美美睡了兩個鐘頭下午覺,小宇一家才從上海慢慢晃來。酒店就在美麗的駱馬湖邊,步行不過十分鐘的距離。極目往遠看去,駱馬湖從這個角度是看不到邊的,所以,盡管當它是海好了。父女倆興沖沖拍著天邊的雞蛋黃,卻沒有注意到自己也構成一幅極動人的畫面。

夜色來臨,該覓食嘍!大眾點評尋找美食,無一例外全在市區。我們的酒店距離市區還有將近半個小時的路程,成功搜出宿遷最火的必吃飯店叫秦淮家宴,都是宿遷本地特色菜;排名第二的是蘇小主,是把江蘇各地菜品匯聚到了一起然后按照當地口味改良一下。蘇小主明天再吃,今天一定先去最火的秦淮家宴。我打電話成功定到包間,我開車,小宇負責導航,走起!

國慶節的宿遷市區也是蠻堵的,到地兒后先把一幫隊友放下找飯店,我繞了一公里才找到車位。剛停好車,小宇打電話:“你定的包間呢?人家沒給我們留啊!”小宇剛掛,一個當地電話打進來:“我們是秦淮家宴,吃飯的人很多,你們再不來包間就不給留了!”我打電話請小宇解釋這詭異的現象,小宇一話筒的懵逼:“你不是在蘇小主訂的包間么?我一直是按照蘇小主的位置來導航啊......”

論找一個靠譜隊友的重要性,從小到大這么多年了一如既往的配合不默契。

這種不默契從小時候打游戲開始就一直如影隨形著,從未改變過,真是太默契了......


只能明天再去秦淮家宴了。蘇小主的味道暫且不論,菜量么.......,上面這盤茄盒是一端上來就直接拍的,保證沒動一筷子,但是服務員有沒有偷吃就不曉得了。


招牌小酥豆腐里面用的是日本豆腐,外脆里嫩,你可以選擇蘸辣椒面吃,或者蘸辣椒醬吃,都會吃出一種很奇妙的口感。


最最硬的酥不膩烤肉,充分向人印證了那句名言,“肉只有烤著吃才不辜負豬,或者是羊,或者是牛,或者是其他任何可以吃的動物。”當然,這道菜香是香的,但是也沒有好吃到超過一個豬肉的本分,味道似乎沒有我拍的照片那樣讓人驚艷!

一般吃烤鴨、京醬肉絲等等類似這些需要用餅包著吃的食物時,我總是不愿意耐下心來一點點的把各種材料慢慢放在面餅里,再卷成一個好看的卷兒,再優雅的咬下去......這種常規吃法讓我揪心!我會直接吃肉、吃蔥絲、吃黃瓜、吃香菜,然后舀半勺醬一口抿下去,讓它們在嘴巴里充分攪拌均勻,如果還有空間,就夾一塊面餅一起塞進嘴里,如果實在擠不下了,就先咽下去然后馬上吃一塊面餅,讓它趕緊去追它們。我不認為讓面餅和肉菜兵分兩路吃下去在味道上會有太大的不同,但最最關鍵的核心是,在別人按常規吃法卷第二個卷卷兒時,我已經吃下去他們三個的量了。

................................................................................................................


三臺山森林公園

宿遷有兩個打卡必到之處,三臺山花海和項王故里。按照我的原計劃是,在最曬的上午去項王故里,然后在附近的秦淮家宴吃午飯,下午去三臺山花海拍夕陽,那個時候的光線應該會給花海增色不少。

小宇說:“花海怎么能在下午拍?那個時候光線都不夠了,我們應該在天最亮的時候先去花海,下午再去項王故里,因為那里有夜景!”

雖然明顯有違攝影時間最基本的選擇,但是我還是被項王故里的夜景誘惑到了,這次行程我幾乎沒做一點功課,所有的前期攻略全是小宇在做,我一定要相信我的隊友!


三臺山森林公園,被譽為“ 江蘇 的 西雙版納 ”,位于衲田村的花海,緩緩的山坡被分割為數十塊花田,錯落有致,每塊栽種不同的鮮花,不同月份都有不同的花兒依次盛放,如薰衣草、虞美人、桃花、梨花、菊花和二月蘭等等,只要你愛花,不管什么時候來,都是一種鋪天蓋地的滿足。


我們出發就很晚了,到花海已經是中午。早上吃的太多,秦淮家宴只能改成晚餐,中午的光線太亮,雖然不太容易出片,但是沒關系,為了項王故里的夜景,也只有做一點犧牲了。

大片大片的花草,讓我想起了兒時玩捉迷藏的大操場。從小在學校的宿舍區長大,對操場充滿了感情。那個時候的操場,不知為什么野草沒人鏟除任由著瘋長,學生們不來上體育課,卻成了周邊孩子的樂園,玩捉迷藏的時候在偌大的操場里就地一蹲,都是將近一人多高的野草啊,蹲下來連鬼都找不到。記得有一天輪我藏的時候,我選了最深最犄角旮旯的角落藏,小宇找半天找不到,直接放棄自己回家吃飯了。

我信守著玩捉迷藏最神圣的法則,決不輕易現身!我可以在草叢里貓半個小時都不動窩,以至于那天我直接在草里面睡著了......

我是被媽媽凌厲的、變調的長嘯聲嚇醒的,別人喊我名字就是聲音再大也不會有異常感覺,但如果從媽媽嘴里喊出來,我會從聲音的調門和音量里聽出怒氣值是多少。小時候我一直篤定的認為媽媽一定有內功,怒氣值滿格是10格的話,達到3格我就心驚膽戰,達到6格我會魂飛魄散,如果達到8格以上的話,我想我會直接暈過去。

我那天就一定暈過去了,要不然為啥我只記得被吼醒那一瞬間,至于后面怎么被拖回家怎么挨揍全部都沒有印象了,還得小宇吃完飯來跟我繪聲繪色興高采烈的描述......

項王故里

宿遷是項羽的故鄉,但是這個故里么,絕對不要想象成項羽就是在這些宮殿或者房子里長大的,當然,誰也不能否認項羽小時候沒有在附近這一帶生活過、玩兒過、跟虞姬約個會啥的。雖然這里是后期人工建造的的以項羽虞姬為主題的公園,但我堅信空氣里一定留存著西楚霸王當年留下的氣息。


說是項羽當年親手種下的槐樹,這個么當然無從考證,不排除是噱頭。雖然樹齡貌似差不多夠了,但是誰能證明這就一定是項羽本人種下的樹呢?萬一是虞姬種的呢?要知道虞姬和項羽可是一起長大的哦,一起玩兒過捉迷藏呢!

后面的廣場上有這種投幣就可以玩的小推車,彤彤被她爹推的很嗨,旁邊一群大媽們玩兒的更嗨,全然不顧那些小推車完全承受不了那碩大的身軀,一個個笑的都快痙攣了,都沒聲兒了,快窒息了,我以為她們笑完了,誰知她們換了口氣發出更大的笑聲......

我忘記拍照片來鄙夷一下那一張張不用小木棍兒也能看到扁桃體的笑臉了,真丑,跟我們彤彤的笑是多么鮮明的對比啊。

天還沒黑呢,我看到景區工作人員開始清場了,賣東西的攤販們也都紛紛收拾東西準備撤攤兒。我有些懵圈,我問小宇夜景呢?去哪兒拍?小宇剛才可能也偵查過了,弱弱的指著門口項羽的雕像說,“那兒地下有燈!就那兒,一會兒就亮”......








拍夜景是沒戲了,夢想的幻滅給肚子里騰出來好大一部分空間,中午在花海就只是吃了一些零食,我們準備把全部的戰斗力都放在晚上,狠狠吃一頓秦淮家宴。我掏出電話準備訂位子,小宇一擺手,“我們直接去吧,不用定,現在才六點嘛,怎么可能沒位置。”

我又一次選擇相信我的隊友。

一路堵到秦淮家宴,好不容易找到車位把車停好,秦淮家宴的服務員很抱歉的通知我們,“國慶節顧客太多,我們已經不接客了。”我說我們可以等,因為照正常邏輯看,我們大概率不會第二次來宿遷了,今晚很可能是我們這輩子最后一次吃正宗軟兜干絲和地鍋雞的機會。要不給服務員出點錢讓她給走個后門?可我是黨員啊,這算賄賂不?服務員微笑著打斷我的幻想,“不好意思先生,等也白等的,客人太多我們根本做不出來,所以現在不是讓你們等位,而是本店停止接客,想來的話,明天請早兒哈......”

明天,我們必須要去連云港了。

一群人餓的連繼續從大眾點評上挖掘下一個美食地點的力氣也沒了,宿遷最后的晚餐,是在著名的秦淮家宴旁邊一百米遠的快餐店里解決的,哇好便宜,一群人吃的飽飽的才花了80塊。

永別了軟兜干絲,永別了黃狗豬頭肉,永別了地鍋雞......

論找一個靠譜隊友的重要性,從小到大這么多年了一如既往的配合不默契,從未改變過,真是太默契了......

...............................................................................................................

窯灣古鎮(小宇稱呼的永遠是河灣古鎮)

窯灣大部分建筑都是后期建造的,韻味比起周莊西塘來說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不寬的小街巷里擠滿了人,倒也熱鬧的非比尋常。只是那到處飄著的臭豆腐味兒實在逼格太低,就不能稍微有點創新精神么?中國人真的都那么愛吃臭豆腐么?


窯灣最有名的兩樣特產是綠豆燒和甜油。我一直認為綠豆燒是用綠豆做成的酒,經過掃盲才明白,這種酒跟綠豆沒有一毛錢關系,之所以叫綠豆燒,是因為酒的顏色是綠的......

實在對酒無感,再加上滿鼻孔飄著的臭豆腐味兒,打消了我買一些綠豆燒回來嘗嘗的念頭。


將小麥熟面塊放在陰暗的40多度的室內加溫,7日后熟面塊新生出乳黃色菌性線絨,將這些面菌塊從室內搬出在風涼地方晾干,在高1米口徑1米的大砂缸中央放抽簍子,將發酵出來的面菌塊放滿抽簍,填平缸口,將10%的鹽水倒滿缸,醬缸內醬胚子上面撒上細鹽,醬胚在缸內每日要有充足的陽光曬,夜晚月照晨露,陰暗中發酵出來的陰性醬菌胚經陽光照曬,古人稱為陰陽交合。經陰陽交合210天,醬胚變化成一中新的物質就叫“甜油”。

窯灣甜油是極鮮美的調味品。它的鮮美度是味精的10倍。加入甜油的涼菜、生魚蝦等,味道應該會非常好吃。

最后一抹晚霞即將褪去的時候,我們終于在連云港的酒店安頓了下來。我提議先到海邊瞅瞅去,畢竟是內陸地區的孩子嘛,每一次到海邊總是該先看一眼滴,遺憾的是酒店附近的海實在沒啥看頭,既然如此,安撫五臟廟就是頭等大事了。大家中午在窯灣都沒正經吃,和昨天一樣,攢著肚子晚上吃大餐!

老規矩,小宇負責導航,由于車停在酒店所以最好步行,直接搜附近的美食才是最科學的。小宇指著手機說,“我們吃日本料理吧,這家壽司店,你看你看,評價最多,人氣最高!”我瞅瞅,還真是,評價如此之高的店,價格還不貴,雖然有那么一丟丟遠,但是也值得!烤肉、三文魚、鰻魚飯、拉面.......,你們別急,哥跋涉千山萬水,馬上就會把你們一個個攬入我的懷中,呃,攬入胃里!

真的走了挺遠的,加上白天在窯灣的步數,那天我成功破了25000+,不過這不重要,有好吃的日料等著彌補我消耗掉的卡路里呢。可是,為什么夢想與現實總是那么相距甚遠?走到壽司店門口,大家都有些傻眼,說好的日本料理呢?那只是一個壽司窗口,就是類似家門口的戰斗雞那樣的小窗戶,別說拉面和鰻魚飯,連個板凳都沒有!人家很專業人家只賣壽司,而且只能外賣不能堂食,當然,非要堂食也行,站著解決......

我突然覺得一陣涼風咻的一聲吹過眾人的頭頂。我有點想哭,我盡量忍著嘴里的口水和眼里的淚水,幽怨地看著小宇,我胃都走懵圈了你你就給我吃這個吃這個吃這個?

四周是將近十秒鐘的鴉雀無聲。

補救吧,又是旁邊100米遠,有一家看上去還不錯的四川串串店,就隔這兒解決吧!那一晚,不說其他串串,光寬粉我就吃了三碗。比起昨天晚餐一群人吃了80塊,今兒晚上翻了一倍多,一群人吃了180呢!!

連云港第一頓飯,吃的是四川串串......

論找一個靠譜隊友的重要性,從小到大這么多年了一如既往的配合不默契,從未改變過,真是太默契了......

不過仔細回想一下,小宇打包回來的壽司還蠻好吃,怪不得評價那么高,串串兒的味道也不錯,就是芝麻醬淡了一丟丟。

.............................................................................................................

連云港老街

一座石城,一條老街,三面青山圍繞,一面排空臨海,這里雖無石破天驚的千年軼事、人文底蘊,但卻濃縮了淮海東來近一個世紀的世事滄桑與中外合壁的民國風情。

詩情畫意般的一座石城,就這樣定格在天地為屏、山海潑墨的一道風景里。

由于臨海,這里原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漁村,雖集“舟楫水運便捷、山水之秀、漁鹽之利”,但陸上交通閉塞,倒顯得深閨緊鎖,與世無爭。石屋石徑形成的一條老街,無論是人與物,樸實得如同隨處可見的粗糙石板。

八十余載斗轉星移,小小的一座石城,歷經荷蘭人建港、民國建市、日寇占領和解放戰爭不同時期的風雨滄桑。這里的建筑極富中西特色,“果城里建筑群”、“上海大旅社”、“海峽巷朱氏民居”、“連云港人民影劇院”和“連云港火車站舊址”等遺存,其石屋、石墻、石街、石路,既延續著華夏文化的古老遺脈,又體現出中西合璧的民國建筑時代特征。至今,境內傳統街巷格局、街巷和胡同名稱、四合院形態幾乎都保留著原狀。

仔細看看,這里的下水道井蓋都是專門定制的,上面清楚的寫著“民國貳拾貳年”。


陽光穿過斑駁的樹葉,把金色的光影灑的到處都是。地上的石磚坑洼密布,歲月碾下的車轍依稀可辨,從咚咚的步履聲中可掂量出腳下石磚的厚重。路邊的房子陸續打開了門,有些是賣東西的店鋪,也有老住客三五個坐在一起聊天、打牌,偶有三三兩兩的游人路過,讓這條歷經百年風霜的老街在今天依舊充盈著濃濃的煙火氣。


武宜友撲克收藏館,里面收藏了幾萬種撲克,有很多是非賣品,有些即使出售,印刷數量也非常稀少。


逛游了大半天,照也拍差不多了,小宇一家睡飽了覺來老街和我們匯合,一見面就嚷嚷著餓。在宿遷和連云港這幾天,一和小宇扯到吃的問題我就頭疼,胃也抽抽......

我把剛才吃過的單姐涼粉推薦給他。涼粉全國各地都有似乎沒啥特別,但連云港的涼粉卻是當地必吃的特色小吃,上面這一碗當地人叫做娃娃魚,實際上是豌豆做的,紅辣味醇的特制配料,軟軟糯糯的口勁.......在連云港沒吃過涼粉,有如在北京沒吃過烤鴨,在山西沒吃過過油肉,在四川沒吃過火鍋,在云南沒吃過米線,是一種很惹嫌的表現。哦,這碗娃娃魚吃在嘴里,竟然是甜的!沒錯是甜的......

“來,再割五塊錢綠豆的。” “好嘞。” 老板用刀在涼粉上麻利地劃上一刀,又利落的切塊裝碗,刀工又快又準。佐料則是這碗涼粉的靈魂,濃郁的醋拍蒜香、一把辣椒油面子,蘸滿了夾一筷子一口吞下,將筋力綿軟、蒜香麻辣一起納入口中。說入口即化真是不夠準確,那塊涼粉一時半會還真化不了,像一團滋味濃厚的積雨云在嘴里,滑過來滑過去,滑過來滑過去,直到慢慢消失。全程都不需要勞煩牙齒,只要用舌頭輕輕在化開的汁兒里攪動,品夠以后再“咕咚”的一聲咽下去,完美搞定!瞬間兩碗涼粉下肚,腸胃里從上到下的溜光爽滑,辣椒面子辣到嘴巴通紅,從鼻腔到咽喉都充盈著濃濃的余香,嗯,還有大蒜的味道。

這世上應該再沒有比市井美食更能牽動人心的存在,苦累的時候來一碗,生活里的瑣碎煩懣在短時間內被美好的食物消解,一定心靈復蘇,喜上眉梢。

我發現南方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教堂,我們北方不是這樣,我們北方更喜歡蓋廟!


幸虧時光不會倒流,否則萬物一定會朝著舊時光里疾步奔走。


............................................................................................................

宿城八間房

宿城八間房是位于云臺山腳下的一座民宿,突出文化、自然、環保與原創。遠離城市的喧囂浮躁,在山窩窩里安安靜靜地走走,呼吸新鮮的空氣,看著家人和孩子開心的笑,悠閑地泡上一壺茶,就這么坐著,和朋友們暢聊人生,在忙碌中難得這么一份休憩,是多么美好的初衷。可悲催的是,由于它修的太有特色,拍出照片又非常有感覺,導致大家完全忘記了這里是一家民宿,而是直接當成了免費的景點。

住在這里的人就慘嘍,國慶期間掏了大價錢住在如此優美的地界兒,不僅不能享受那份安靜與愜意,還被一群一群慕名而來的游人(比如我們)像看猴兒一樣參觀,實在有些受不了打擾的早早就躲出去了。一種讓人哭笑不得的局面就形成了,蜂擁而至參觀的全是打醬油的路人甲,真正花錢的住客都受不了吵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如果是我花錢住在這兒,怕是要哭昏在這美麗的池塘邊吧。

..............................................................................................................

鹽河巷

怎么說也是到了海濱城市,可是我們這幾天連海鮮的邊邊兒也沒沾著,眼看是此行的倒數第二頓晚餐了,說什么也得吃頓海鮮吧!離開八間房,雖然要穿過狹長的市區才能到達今晚準備到達的目的地,但是我就不信了,這么虔誠的按照攻略去吃海鮮,不至于再出幺蛾子吧。

攻略里說,連云港最熱鬧的夜市在鹽河巷,但不遠的民主路現在也是一個新興的景點。出來旅行我從來都是寧可枉走一萬步也不能放過一個應該打卡的地方。所以盡管餓著肚子從人潮洶涌的鹽河巷路過無數個美食也不為所動,我忽悠小宇說,我們先逛鹽河巷,一會兒去民主路吃!

不就是個烤面筋么,排隊排了足有20米長,我試著排了五分鐘然后放棄了。我實在想象不出這個烤面筋能好吃到何種地步。

鹽河巷溜達進去,溜達出來,步行了足有一公里。由于停車位實在難找,所以我們決定步行走到兩公里外的民主路。一個個端著肚子準備大吃一頓的隊員們好容易顛兒到民主路頓時傻眼了,是誰說這里有飯可以吃的?冷冷清清的民國街道上,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和鹽河巷洶涌的人潮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我作為罪魁禍首這次結結實實的栽了。我訕笑著請求大家原諒我的錯誤決定然后重新返回鹽河巷吃海鮮去,一個個冷漠的眼神向我襲來,我知道他們不聽我的也沒辦法,想要吃海鮮必須走回鹽河巷,否則就又是只能路邊的快餐攤兒對付了......

晚上十點找到鹽河巷網紅海鮮店,人巨多,生生等到十點四十才有位置,等那一大盆海鮮端上來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以后的事情了......

那晚回到酒店已經是凌晨了,要知道我們吃的不是夜宵,是晚飯吶。

今天的晚餐是被我砸場了,沒關系,反正我們之間一定會有人跳出來在晚飯或者是其他問題上砸場子的,我不砸,小宇也一定換其他方式砸,畢竟這么多年了,從小到大一如既往的配合不默契,從未改變過,真是太默契了......

凌晨,抓緊睡覺,明天還要早起看日出呢!臨睡前看看自己微信運動30000+的榜首頁,一陣傲嬌和辛酸伴著睡意一起襲來,我含著笑給自己點了一個贊,安詳的睡著了......

................................................................................................................

海邊日出

一大早扔下熟睡的小宇一家去看海邊的日出。仔細想想,本來看日出也就不多,海邊的日出就更沒機會了,畢竟對于我們而言,沒有比早起更加痛苦的事情了。

昨天已經早早踩好了點,連云港的跨海大橋直接修有停車帶,相當人性化。

太陽一點點變色、升高,心也隨著暖了起來。對著閃耀的海面伸一個大大的懶腰,把所有的瞌睡遠遠扔進海里,新的一天開始啦!

連云港曾經是隴海鐵路的終點,這座80歲的老車站十年前就已經停止了使用,被完整的保留下來,再沒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這里上演一幕幕悲歡離合,滄桑的站臺和破舊的火車見慣了重逢和告別,慢慢被人遺忘,落寞的停在角落里,唯有那座老鐘依舊會在整點響起熟悉的旋律,喚回人們心底久遠的回憶。

我們的生命,何嘗不就是在一列徐徐前行的火車上啊,每個人上的站不同,下的站也不同,各有各的使命,各有各的歸路。每停一站,我們都有可能哽咽著揮揮手對某個人說再見啊再見啊,也同樣會欣喜的拉著那個剛剛上車的人的手說,“你來了真好!”漫漫長路,有人陪才不會孤單,長長的軌道,會帶我們路過無數的風景,不要妄自菲薄,坦然享受便好。


離開連云老站的時候才上午八點鐘,早起雖然痛苦,但是不得不承認真是省出了大把的活動時間。這個時間點兒小宇是肯定醒不來的,我們順便去了趟云臺山。

弄不清連云港的云臺山和河南的云臺山到底是誰抄了誰的名字,為了避免混淆,大家都要在連云港的云臺山前面加一個“海上”的前綴,對,“海上云臺山”!就在連云老街的背面,如果有體力是可以從老街直接爬上去的,這樣貌似還可以省掉門票。當然我們可沒有那樣的勇氣,老老實實坐接駁車上山。

站在山頂,迎面吹來的風讓人無法呼吸。高處可以觀海、可以觀港、可以觀城、還可以觀島,如果運氣好的話,還會看到云霧繚繞在山海之間,讓人有乘風歸去得道成仙的錯覺,只可惜我們實在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只能遠遠的對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向晨起的港城問個早安吧。

.................................................................................................................

連島

從云臺山下來已經臨近中午,我們計劃留出整整一下午的時間上連島,到了海邊,孩子怎么也得玩玩沙子,我怎么也得好好拍幾張大海的片子,我還真沒有正兒八經的機會好好拍過大海呢。那邊等待匯合的小宇弱弱的問我午飯吃啥......,我看著身邊近在咫尺的味千拉面,今兒中午就這兒了,我倒要看看還能再出啥幺蛾子!

果然,如果這樣再出問題的話那就真是拍電影了。我們順順當當的吃完拉面準備出發,按照慣例,一般都是所有人都擠在我的車上,以避免開2輛車不好停的問題。小宇喝完最后一口拉面湯,心疼的看著我,“今兒坐我車吧,去連島我來開,你把車放酒店,早晨起那么早,車上補會兒覺。”

聽著是個很棒的建議,一吃完午飯就迷糊的我用殘存的理智給小宇分析,“那樣我還得把車上東西倒騰過來,太麻煩了,萬一落下東西上了島就沒招了。”

“把東西帶夠就行了唄,數清楚就行!”

在中午可以呼呼一會兒真的是個很大的誘惑,我的警惕瞬間土崩瓦解,開始數自己該帶的東西,“三腳架、備用電池、減光鏡、長焦鏡頭、海邊拍照的各種小道具”......統統招呼到小宇的后備箱里。

小宇開著車,我幸福的睡著了。

連島是個半島,有長長的棧道和陸地相連,在我悠悠轉醒的時候,已經是景區門口了。把車停好,帶齊東西,要坐接駁車才能到達我們要去的蘇馬島。看著滿滿一后備箱的照相器材,總覺得哪里不對勁......數了好幾遍,我終于想清楚到底是哪里不對勁了,我帶夠了所有拍照用的鏡頭、附件、甚至是道具,可是我.......,竟然把相機落在我停在酒店的車里了!!!!

小宇訕笑著安慰我,沒事沒事,手機一樣可以拍,這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都不用拿了,多輕松,安心看景兒!

旅行的每一天,上蒼都會賜給我一個想哭的理由,怕重復的梗沒勁,還變著花樣來......

不能怪小宇,這是我自己忘了拿,我忘不了小宇心疼的眼神,忘不了我就怕自己落下東西的擔心,忘不了我們從小到大一如既往的默契配合......

我只能說,我用手機拍的已經盡力了,看來要好好出一些大海的片子,要等到下次了,下次到海邊兒某些同志是不能帶滴......


.................................................................................................................

尾聲的晚餐









離開連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坐在接駁車上一直朝著光亮的市區前行,遠處的大海慢慢隱在了黑暗之中。接下來便是我們此行最后一頓晚飯了,早就決定這頓晚飯直接在酒店解決,實在懶得跑了,反正左挑右選總會弄出個劈叉來,干脆撿最省事的來吧。

其實,如同我們從小到大的經歷一樣,即使配合再不默契,即使過程再波折,卻每一次都會有一個非常圓滿的結局,比如,我們在住了好幾天的酒店吃到了真正夢想中的海鮮美食,有時不必那么辛苦,其實真正想要的離你真的不是太遠。


小宇吃到朝思暮想的墨斗魚......


我吃到了最新鮮的蒜蓉開背蝦......

美美的香辣蟹如果不是實在因為吃不下了,真的應該再來一盤......

就連這盆美味的海鮮面都讓我們這些來自面食之鄉的山西人贊不絕口......

配一點紅酒,在我們住了這么多天硬是視而不見的酒店里,一頓做法考究原料純正的海鮮大餐,驚艷了我們的胃,安慰了我們饑餓的靈魂,溫暖了這次幾乎全程飲食走背字兒的宿港之行......



明天就該和我這不默契的伙伴兒分道揚鑣啦,盡管旅行中充斥著辣么多的哭笑不得,但畢竟,在一起仍然就好像威士忌里加了冰塊,七夕晚餐點上了燭光,吃壞了肚子正好到廁所,紅太郎握住了平底鍋,都是一種剛剛好的天作之合吧......



開始寫這些文字的時候是霜降,結束的此刻,已經是小雪了,短短一萬多字,從秋寫進了冬。榆次已經下過了第一場雪,一個月的時間,會發生很多很多的事,也許不知哪一天的一個偶然,就悄悄可以改變命運的走向。前幾天刷知乎的時候讀到一句話,印象極其深刻,“每個人的的命運都是破碎之花,結著過往生活的繭。”所以,每一次旅程、每一段美好、每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都值得我們用心銘記,我們需要這樣,回憶中帶點兒甜、帶點兒咸,灑幾粒芝麻,飄著濃濃的香氣,用來豐盈我們繁忙、平淡、煩躁甚至偶爾也會有些傷感的一天一天又一天。對遠方的向往,對知己者的惦念,還有那些銘記于心的記憶,足以使我回歸生活后得以支撐,也足以抵擋來自生活的壓力與不安。



就如陳升所說:回憶,是旅人在沿途撒下的沉甸種子,讓自己在迷路前找到回家的路;扛起蔓延結枝的思念一層一層裹在身上,于是靈魂,有了重量,劃上了刻度,開始沸騰了起來。





我期待下一個遠方,如果你去不了,那我會幫你把故事帶回來。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