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說,南京是一座傷感的城,

到處都是時代侵蝕的印記,

她承載了六朝興衰,

在極盡的繁盛與瘡痍間輪回輾轉,

在刀槍的磨礪聲中重生,

在戰爭的洗禮中蛻變。

如今,我眼中的南京是一座溫柔的城,

像一個歷經磨難和滄桑,

卻依舊光彩照人的女子,

一顰一笑都充滿了迷人的魅力,

像無論多久都不會老去的戀人,

你小心翼翼的找著安慰她的措辭,

她早已笑著走來,

歷經風霜的眉眼中,

仍是一顆閃亮的眸子。


2006年第一次來南京的時候,是從上海坐火車咣當來的,那個時候還沒有動車,也忘記了坐了多久的時間。2019的春節,花著110塊的機票,飛到南京過年,斗轉星移,13個年頭已轉瞬即逝。輾轉到酒店早已饑腸轆轆,幸好傳說中的獅子橋就在附近,大名鼎鼎的南京大牌檔應該也是所有來南京的人必然要一飽口福的地方。


南京大牌檔,作為南京菜的集大成者,已經成為金陵美食最具影響力的地方,這里不僅僅是當地百姓的日常喜好之地,也早已成為了各地吃貨的必訪之處。如果不是因為今天是臘月二十九,沒有預約的我們是無論如何也沒耐心去排那長長的隊的。

南京真是鴨子的地獄,金陵人民可以想出各種吃鴨子不重復的套路,說實話我是吃不慣南方這種甜甜的湯包的,但是這里招牌的天王烤鴨包卻很好吃,它要挑選上好的鴨脯和鴨腿的肉和皮,切碎至末,配上些許的豬肉,揉捏成團做成餡兒,包子皮兒同樣要講究,捏口要高,在蒸的過程中,烤鴨鹵汁會隨之流淌出來,形成濃濃的湯汁,捏起來的高封口使得餡內的湯汁充斥在包子皮內,形成特有的“天池”景觀,輕輕咬一口,滿嘴都是烤鴨包無與倫比的美麗。

美齡粥的賣相實在不上鏡,但是卻很好喝,用豆漿打底,配以糯米山藥百合,甜甜的軟軟糯糯每天來這么一碗,一定很養人。


大牌檔每天都是有評彈表演的,只是今天特殊,除了服務員大家全都回家過年了。如果還有機會來南京,一定要在這里聽一場評彈,看芊芊素指撥動弦上的溫柔,化作一曲曲清音,叩響一顆顆干澀的心靈,約上三兩好友,楹聯燈幌,酌一壺黃酒,再來一盞糖芋苗,一碗陽春面,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動不動就被各種旅行團攻陷的中山陵,今天的人實在稀疏,誰讓今天是除夕呢。早早在攜程買了中山陵明孝陵美齡宮的套票,還是挺厚道的價格,說是套票,其實中山陵完全是免費的,倒是套票中的音悅臺,如果來對了時間,也是很美好的體驗。

日軍打進南京時,一顆炮彈在附近炸響,彈片在鼎上留下了永遠抹不掉的痕跡。觸摸它,那段坑坑洼洼的歷史會把手指硌疼。

冬日的暖陽燦爛的讓人睜不開眼睛,坐在音悅臺的臺階上,看漫天飛舞的鴿子追逐著人們搶食物是很有趣的體驗。這里的鴿子比索菲亞的多,長得也更肥,可見中山陵的人氣還是要比索菲亞更強,漫天飛舞的精靈,定格了金陵的除夕。

靈谷寺是南朝梁武帝為紀念著名僧人寶志禪師而興建的“開善精舍”,初名開善寺。明朝時朱元璋親自賜名“靈谷禪寺”,并封其為“天下第一禪林”,然而到了如今,除了“靈谷寺”這個名字和其中的無量殿,其他一切都已經隨著歷史的消逝蕩然無存,全部都是新的了。哦,不對,說的并不準確,陪著時空一起穿梭的,還有那顆百歲的金陵桂花王,位于靈谷思中軸線上,每年10月才是它最好的季節,8米直徑的樹冠,金黃金黃,隔著老遠就就會被沁人心脾的桂花香醉倒,陪著龜跌,馱著石碑,一起見證鐘山的滄桑。

建于明洪武年間的無梁殿,是靈谷寺僅存的古建筑,民國時國民政府將無梁殿改成了國民革命軍陣亡將士的祭堂,再加上從古代風水來說,沒有梁的建筑陰氣是極重的,因此,百度一下,無量殿的關鍵詞是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殿里的光線是很暗很暗的,上面這張片子是強行用高感光拍出一張亮度高的,恩,仔細瞅瞅,看看某個地方是不是還飄著東西?

冬日的午后,被山林里清爽的空氣包圍,每一口呼吸都覺得舒坦無比。靈谷寺所在的鐘山風景區更像是一個巨大的森林氧吧,參天大樹與藤蔓寄生交織在一起,共生共榮,層層疊疊訴說著生命的悠遠綿長。走在路上,每一步都格外輕盈有力,只因這里讓人恍惚間遠離了城市的喧囂。

去靈谷寺,最心心念念的還是那碗傳說中的素面。坐落在靈谷寺前的這家面館,由幾間草屋山房點綴其中,質樸古拙的味道在若有似無的煙香裊裊和佛樂陣陣之中,就這么自然流淌開來,彌漫四逸,還帶著幾分禪意。面館只賣一種素面,卻因為不加雞精味精只靠蔬菜山珍引出的鮮甜滋味而被內行的食客傳為佳話,在這里吃面,品茶,放空,且聽風吟,可以讓自己的心境沉靜。

一陣風吹過,卷起山房屋檐高懸的風鈴,清脆聲響起。

這大概是冬日里最美的聲音吧。


明孝陵是是明太祖朱元璋和孝慈高皇后馬秀英的合葬墓,走近,有一種歷史沉淀后的滄桑感,600年歷史的朱元璋陵寢,還依稀留著帝都的氣質,一直會讓人有一種恰似北京故宮的錯覺,但比起故宮這里更冷清,更蒼涼。明孝陵所在的獨龍阜是一座堅固的石頭山,有些皇陵是從上往下扒開一個深穴,建好后再封起來,但明孝陵卻是橫向鑿入山體,從內部掏空建玄宮。這種橫穴式的方法雖然工程浩大,但十分堅固,在沒有炸藥的情況下,古代盜墓賊從頂部向下打盜洞根本行不通。六百年的滄海桑田,明孝陵建筑物的木結構已不存在,但陵寢的格局仍保留了原恢弘的氣派,地下墓宮完好如初,沒有一次盜墓能成功 ,也使得朱元璋和馬皇后生前身后都能琴瑟共御。

城樓背后就是埋葬朱元璋的寶頂,明孝陵里隨處可見被戰火毀壞的遺址,而埋葬朱元璋和馬皇后的地宮卻完好無損的保存了下來,寶頂之下究竟是什么模樣,又埋藏了多少奇珍異寶,現在還沒有人知道。

一對小朋友開心的玩耍著,下面那口石井,已經600多歲了,600年來,有多少孩子曾在這里玩耍過,然后慢慢的老去,然后再看著他們的孩子繼續歡笑著,嬉鬧著。時光就這么流去,人的生命,終究才是最渺小和脆弱的。

為確保孝陵和南京都城城墻堅不可摧,朝廷實行了嚴格的責任制,除制定了城磚的大小尺寸外,還要求各地在城磚上燒制出府、州、縣、和制磚人夫、窯匠等至少5至6級責任人,最多達9級責任人的名字,以便驗收時對不合格的城磚追究制磚人的責任,重者甚至可殺頭。正是這種嚴酷的“責任制”,才保證了孝陵和南京明城墻在建造過程中的高質量。

銘文中鐫刻的各級官員的名字,大都附庸風雅,顯出文化范兒,然而最讓人感佩的還是那些窯匠和造磚人夫的名字,他們是底層的普通百姓。600多年前,他們可能還是一個青年小伙,也可能是個半百老農,正是他們用自己的雙手不停地將刻有自己名字的磚坯送進爐火熊熊的磚窯,如劉黑一、劉子方、朱六四等等,他們的名字與那些官員相比,更加樸實無華,帶有鄉土氣息。那時百姓也許子女較多,為便于呼喊,他們的父母為自己的子女取名時,從大到小很隨意地采用一二三四的排序,至多采用一些吉利的名字,很少顧及高雅。念著這些普通百姓的名字,會有一種親切感,就好像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出現在眼前。這些以數字為名的普通造磚人大概沒想到,他們雖出身卑微,人不見經傳,但他們的名字已流傳于世600多年,并且,還將陪著重八皇帝一起永垂不朽下去。

明孝陵的神道并沒有像其他地方的陵墓那樣直通寶頂,而是依山勢而上,據說當年朱元璋為表示對孫權的敬仰,特意繞開孫權墓另辟道路,拐了一個將近90度的彎兒。12對石像生依次排開,有文臣武將,也有獅駝象馬,每年深秋,兩旁的烏桕、櫸樹、銀杏還有三角楓,用紅橙黃綠為南京畫出一條600米最美的路。


明孝陵旁邊就是美齡宮。

徐志摩曾經說,我是天空的一片云,偶爾投射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

那時候的愛情也是極浪漫的,美麗的情話無需多言,只因她一句梧桐好美,他便送給了她滿金陵城的梧桐。

如今,那個穿著旗袍的佳人已逝,送給她滿城梧桐的人也早已遠去,流傳于后世的,只剩下那段動人心弦的愛情傳說,陪著滿城的梧桐葉,一年年,飄落了幾十個春夏秋冬。

漫山遍野的法國梧桐呈水滴狀包圍著美齡宮,高空俯瞰,儼然是一串天然的寶石項鏈,這份被梧桐環繞的浪漫雖不是有意為之,卻也成為了南京城里最美麗的誤會。

這里就像是槍火彈炮中最柔軟的棲息地,有一股柔情之美。廳里循環播放著宋美齡的紀錄片、畫展,感受她與老蔣的執手一生,你成我陪你看盡天下,你敗我陪你四海為家,只因愛情,無關其他。在這里不談成敗,只說這浪漫,已無物能及。


............................大年初一........................


己亥豬年的大年初一,金陵城一片暖意,一點也沒有冬天的樣子。昨天除夕順利和小宇一家匯合,新年的第一站,放在老門東。老門東位于南京市秦淮區中華門以東,因地處南京中華門以東,故稱"門東",與老門西相對。這里有一些有意思的小店,隨處可見的美食店,也有先鋒書店、星巴克這種文藝氣息十足的地方,平時去的話也沒有那么多的游客,帶著單反在這里逛一逛還是蠻有趣的,當然,還要帶著胃,很多網紅小吃都扎堆在這里的。

這里是南京城的發源地,真正的老南京人、南京話都在這里誕生,到現在為止還能看到很多傳統的民居,磚瓦房,石板路,走到哪都能感受到古風古韻。

先鋒書店被評為全球最美的十家書店之一,而駿惠書屋是先鋒開在南京的第13家分店,是一家古代徽派建筑改造的書店,驚艷的是,這座古建筑是從江西婺源直接整體搬到南京的。

駿惠書屋是一個能讓你記住這個城市的地方,三進式的房屋樣式,一磚一瓦,一雕花一古木,都來自過去的時光。書屋的雕花繁復精致,每一扇門的雕花各有主題,室內雕花人物繁多,各有淵源,每一處的看似不經意,其實都是精雕細琢,都是技藝無聲的傳承和文化的流淌。

這座古建筑,600年前就是安徽考生到南京參加考試前讀書、休息的地方。現在的駿惠書屋,在明城墻下,在人來人往的喧嘩中,散發出徽派建筑的古蘊恬淡之氣和尚文之風,青磚黛瓦、朱窗綠意,讓讀書的人心瞬息平靜,外界的喧鬧已然被隔絕。樓梯旁的長廊,有一扇六角窗戶,光線剛好透過,曾經的書香之地,如今依然書香滿樓,感謝能工巧匠們,為我們復刻了600年前的讀書時光。

在老門東,各種網紅小吃是絕對不能錯過的。藍老大的糖粥、糖藕、赤豆元子一直都神化般口口傳著,點了一碗赤豆圓子,一碗糖粥,呼啦啦,等不及走出店門早已經下肚,甜僅僅是味蕾的初感,桂花絲絲清香,糊兒的沙、粥的細膩,順滑,完全不滿足,如若不是小宇在旁邊排隊等大餐,真恨不得敞開喝一個肚兒圓。

傳說中的蔣有記,店里最大的特色是牛肉鍋貼,號稱秦淮八絕之一,想坐在店里吃是甭指望了,能排隊擠進來買到的人都是幸運兒。一口咬下,輕輕吸干湯汁,皮厚薄適中酥脆,上面軟硬適中不僵硬不粘牙,底部焦香酥脆,餡里有微量的蔥姜既去了腥更突出了牛肉清新自然的本味,汁多清甜,肉質軟嫩,誰吃完都會愛上它。

看看黃勤記排隊的人,一二三四.....,摸摸已經快溜圓的肚皮,咬著牙狠狠跺了一腳,放棄了。不能辜負小宇排了近兩個小時的隊啊,再說大年初一直接全被小吃頂飽了,是不是也有點兒太沒儀式感了?

老門東的民國紅公館,小宇活脫脫在這里杵了兩個小時排到的大餐,連云港留下的餓肚子經歷太深刻了......


“一座南京城,半部民國史”,有了民國味道,史才更生動。蔣公獅子頭、少帥紅燒肉、美玲粥、雨花石湯圓,就著一壺女兒紅……總之特色的都來一遍,味道很贊,顏值更贊!大年初一要給小宇記上這一功,看著門口一直在烏壓壓排隊的人們,幸福感更是爆棚。


瞻園,當年徐達的府邸,太平天國時成了楊秀清的東王府,電視里,還是新白娘子傳奇里的白府,是不是我也能算個本家?


瞻園的梅花開了,誰是你第一個想告訴的人呢?

笑看花開,寧靜喜悅,靜賞花落,隨緣自在。南京不僅僅只是被梧桐樹浸透,也是一個四季皆有花開的的浪漫之城。移步瞻園,縷縷幽香襲來,枯枝間,黃梅綻放,一邊是衰敗,一邊是新生,生命的盛衰枯榮并存一樹,引人深思。梅枝疏落有致,梅花在枝條上靜靜地綻放著,晶瑩如蜜蠟,或燦爛,或淡雅,或獨開,或擁團,像隔了紅塵的深閨女子,卻又似人間凡塵中的常客,淡泊從容,不驚不艷,就算悄然謝去,也留下漫天優雅的暗香。

長滿青苔的瓦當,在漫長的歲月里,在不為人注意的屋頂上,默默地擋盡百年風雨,守護著居住在這里的人家。瓦上的春夏秋冬,瓦上的風霜雨雪,是關于家的往日時光,是遙想,是記憶中的追尋。再也沒有什么,比瓦當更為平凡普通,也再也沒有什么,能有瓦當如此深厚的意蘊,每一片瓦當,都能嗅到歷史的味道,看到歲月的影子。

離開瞻園,暮色將至,旁邊不遠的夫子廟已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在南京提夫子廟已經不再被理解成只是這座祭祀孔夫子的大廟了,而是包含了美食、逛街,外加游覽學宮、貢院的整個民俗文化區域,每年春節期間的秦淮燈會,人頭攢動、流光溢彩,處處彰顯著盛世的繁華。

十里秦淮河,見證了一個叫孫權的小子在建康城繼承父兄基業獨霸一方,見證了宋齊梁陳短命王朝的繁華奢靡,見證了一個個王侯將相把天朝上國的美夢葬送在河畔青樓的溫香軟玉中,見證了南唐后主用亡國的代價留下一首又一首流傳千古的絕句;明朝,七寶太監鄭和從這里下西洋開創了海上絲綢之路,不過短短300年,清軍入關橫掃大江南北換了新主;再到后來,南京大屠殺,三十萬同胞共赴國難,秦淮河聆聽了整座城市的哭泣與哀嚎......

金粉樓臺,槳聲燈影,畫舫凌波,曾經的王榭樓閣依舊,曾經的江南貢院依舊,曾經的繁華依舊,但那些歷史的記憶早已經深深嵌入這條河中,它承載著金陵古城的滄桑,流淌著歲月更替的感嘆。

入夜,一切喧囂都已淡去,只剩下一盞盞亮起的燈光,編織著這座城市的夢境。

晚安了,南京。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