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發朋友圈,很多地方都能夠找到老朋友,真想不到,在泰國的帕提亞,居然也有老朋友請飯,街頭請我品嘗地道的泰國小吃。

什么飯舘子都可以選擇,我首選泰國老百姓扎堆兒吃的那種小吃。

七拐八拐進了一個胡同。

泰國老農民自己開車,地里剛剛采摘的山竹運進城里,用手提一圈兒,再把它剝開來,就是這個樣子。我想起了張豐毅演的一個山西鄉下漢子,說結婚第1天晚上看到的情形……

酸酸甜甜的,酸酸甜甜的,榴蓮水果之王名不副實,山竹應被定義為水果之王后。

烤豬肉,當地人特別喜歡吃豬脖子部位的肉,

滋滋冒著油在火上烤著,隨便攔幾刀,焦焦的嫩嫩的,越嚼越香。

中國民間有豬脖子上的肉不能吃的說法,也有人認為淋巴結比較多,毒素難以清除,所以避而遠之,甚至包子肉餡里邊有了豬脖子上的肉,大家都會嫌棄,但是泰國人好像不大在乎這些,也不知道他們的說法有道理,還是我們中國人的說法有道理。

烤雞翅也是泰國老百姓的最愛。

久居這里的老外也知道哪些食品地道。

這里能夠看得出來,這個所謂的飯店有多么簡陋了。

這是木瓜切的絲。

青木瓜和我們,一般當水果吃的木瓜,不是同一個品種。我們要了一個木瓜沙拉。

泰國人拌涼菜用的特殊的汁,您能看出來這里邊用的一些什么調料嗎?

泰國人喜酸辣,嗯,你說微辣他比較辣,你說不要辣的,他是微辣。

檸檬小青瓜西紅柿雞蛋放在一個玻璃的柜子里面,隨時取用。

我手里拿的是一條魚。

分不出魚的品種,但這條魚在火上烤了很久了,外邊包著錫紙,味道那叫一個美呀,肉質那叫一個嫩啊。

這條魚的肚子里蓄了一些草,這些草大概是當地烹飪的神秘佐料。

山竹太好吃了,不知不覺吃剝了一堆皮。

人們陸陸續續的來點菜,雖然就是那么幾個簡單的品種,但每一道菜都是精心制作的產物。我注意到旁邊有一家有規模的館子,那老板娘也到這里來點菜。

看見嗎?老板娘帶著金鏈子的手正在往盤子里邊裝木瓜沙拉。

手機放在小蒜上。

熱帶地區的最大好處是,有沒有房子無所謂。

開飯館自己吃個棚子就行了,營業場所就是個棚子

過條馬路就是大海。

也許是自然熟透的緣故,在北京吃的山竹和在泰國街頭吃的山竹好像根本就不是一個味兒。

豬肉和蔬菜沙拉中間的塑料袋里邊裝的是糯米飯。

圓白菜的這個切法放在木瓜沙拉里,我決定回去試一試。

造型特別,吃起來,完全可以接受,這里的圓白菜脆脆的,與木瓜沙拉拌在一起,毫無違和感。

沙拉中有花生、檸檬、小蒜頭,還有西紅柿

表面烤的有點焦,嗯,顏色大概是抹了醬油的緣故,帶點黑,我把魚皮扒了。

初看以為是一粒一粒的花生米,近處看,發現是發紅的小蒜瓣兒。

天氣雖然很熱,但棚子里邊有兩個冰溫柜,所有的食材都很新鮮。

與胡同深處的那些簡陋的小店相比,酒店顯現出高檔來。盡管幾十米之外就是海邊兒,酒店里還是有很講究的露天游泳池

讓人驚奇的是,敞篷車就是泰國的公共汽車。

中國游客太多,所以上面寫滿了中國字。

世上最清涼的最新鮮的飲料莫過于椰子汁兒了。

看上去像看上去像是沒熟的樣子,吸管插入第一口能夠嘗到最好喝的椰子汁。

懶洋洋的躺在沙灘上,一動也不想動。

同一片水,隨著光影的變化呈現著不同的色彩。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