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形有點像蔣公中正,都是光頭鬧的,冷眼一看如此,仔細看卻不盡然。多了一些憨氣或說質樸,眼神兒里又多了一些莊敬。

造型藝術家郝軍

仔細看,是郝軍,不是蔣中正。

是的,沒有看錯,落款兩個字不是郝軍,而是冷軍。

冷軍,當代油畫家當中,超寫實主義的領軍人物。

或許這就叫惜惜之情吧。

這幅作品是本次展覽中最大尺幅的作品。

畫作的名字叫“太陽神”,9米×2米5

知子莫如父。

讓老爹來寫關于展覽的介紹,關于畫家本人的介紹,最合適不過。


據說有人特別善于從筆跡辨識人的內心,了解人的性格,甚至生命當中的重要的事件都能預測出來……

看見郝軍先生的這幅字,您能生發出什么聯想呢?


不知道是我來早了還是來晚了,郝軍先生忙著接受采訪。

藝術不是職業,而是生命,把藝術當做生命來追求的人,是畫癡。郝軍大概就屬于這一類吧。

笑的很開心,國家最高榮譽獎獲得者袁隆平院士親筆詞賀詞。

小觀眾好入神呀。

大家都希望聽他多講講自由自在,他的發言非常簡短,十分客氣,透著謙虛。

對藝術家來說,最好的發言是自己的作品,所有的意思都在作品里。

解讀是評論家的事情。

看著這樣波光粼粼的畫面,你的心不隨之而動嗎?

我的心海里飄呀飄。

作品的多樣性。

樂器是多年來郝軍先生致力于發掘的一個主題。

風格明顯發生變異。

西服革履,著裝相當正式的三位先生是代表法國國王酒莊來送酒的。

這個可以有啊

限人家國王酒莊的紳士們比起來我也太隨便了吧。

幸福一家人,我是外來客。

喜歡和年輕漂亮的女孩合影是我的缺點。

主持人讓我講幾句,講就講。

我從畫展的“自由自在”主題說起。

在我之前講話的都是名流。

名流了不起啊,非富即貴,還有大權在握的。這些人平時很讓人仰慕,因為他們是成功者,是勵志的榜樣,甚至是時代的楷模。隨便說幾句話,都會被當做心靈雞湯熱了一遍又一遍,還要由媒體散播開來,供人們學習。

仔細想來,這些成功者并不容易,他們的不容易之中包含著不自由,換句話說,他們的成功是讓渡了自己的某些“自在的權利”,克制了自己“自由的欲望”,來實現的。唐伯虎深解這種不自由,所以桃花庵歌唱道:“若將富貴比貧賤,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將貧賤比車馬,他得驅馳我得閑。有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杰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如果克制本能欲望以實現成功可以被解釋為“自我交換”的話,交換的過程并非完全自愿的讓渡,外部因素嚴苛地格式化了他們的行為,致使其成為帶著鎖鏈的奴隸。

本來犧牲短期利益是為了實現長久利益,這種勵志動機沒什么錯,克制自己也是應該的,問題在于,短期利益的犧牲未必公平地換來長期利益根本利益。這種置換的過程當中,外部條件不是你所能夠控制的,天性被壓抑,外部環境并非自己所能控制,上了套了,進入彈道了,只能一條道跑到黑。

他們做不到自由自在,他們無法支配自己的時間,不能決定自己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無限風光的背后或是深深的無奈 。

不以金錢為目的,不以市場為導向,不以獲獎為訴求的畫家,真心實意熱愛藝術的畫家,他們的內心是自由的,他們的眼睛是明澈的,他們的追求是良善的,他們的生活是自由自在的,他們的行為軌跡如同大閱兵剛亮相的我軍新裝備一一東風17的隨機彈道(錢學森彈道),既有彈道導彈的突防性能,即所謂規定的動作,又有飛航式導彈的靈活性,隨杠就彎兒,速度極快,漂浮不定,防不勝防,從心所欲也。

孔夫子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才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是人生的至高境界呵。

一旦確定了人生的目標之后,在解決了熱愛藝術的動力問題之后,剩下的就是在極大彈性空間里,以極大自由度,從心所欲了,還有比這更快樂的事情嗎?

郝軍先生追求的正是這樣的境界,這也是我們大家都羨慕的,這也是人人心中有,就是做不到的。


與郝軍先生的作品合影,一個人表情就嚴肅點。

正如一個人一樣,如果跟你打過交道,你卻記不住他,說明這個人沒有個性,郝軍的作品顯著的特點是個性鮮明,看過之后不會忘記,但內容又相當豐富,畫風多變,不斷探索屬于自己的畫法語言。


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其實是生活在關系當中,馬克思說人的本質是社會關系的總和。接觸什么人,跟什么人打交道,受誰的幫助,經過誰的點播,被誰批評過……如此等等一切,沉淀為你的文化人格,成為藝術家的素質底色。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