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篇游記的前期工作都是很傷腦筋的,從我上千張照片里一張一張挑出來就已經很撓頭了,然后還要一張張用蹩腳功夫修圖,再繼續加LOGO,這還沒完,近幾年隨著年齡增長,還要負責給媳婦修圖磨皮......
在我發現不管用LR還是用PS磨皮都是很麻煩的時候,一個神軟件救了我,它叫電腦版的美圖秀秀。我發現它不僅僅可以磨皮,增大眼睛加睫毛膏加口紅加瘦臉全部都能一鍵搞定...... 雖然有時候效果出來后略顯詭異,但是沒關系,只要不放的特別大,糊弄我媳婦富富有余了。

當圖片傳上去一切到位之后,要確定背景音樂,還要確定這次游記的主基調。原本一直想用湯旭一首略帶憂傷的“島歌”,青島嘛,用“島歌”多合適,可這一路走來,除了國慶長假的人流多的讓我想哭之外,其他實在也沒啥和憂傷掛上點邊兒的事情,所以我默默換成了這首洗腦神曲,我邊寫邊聽,腦子里一直飄著“哦吶伊呦吶伊呦吶伊呦歐呦”的旋律。

要開始最難的環節了,每天在單位寫材料,一個月要寫好幾萬字的材料,回到家還要苦逼的干這個,我到底是在圖么子?
好吧,我是有信仰的人......
靠海的城市,總會洋溢著浪漫舒心的味道,慵懶、宜居。

這是我們在青島吃的第一樣東西,也是拍下的第一張照片。中山路的王姐燒烤在青島是豐碑一般存在的燒烤店,各種正規的山寨的分店開了一胡片,可老板卻是純正東北口音。雖然魷魚烤的相當贊,但我真不認為王姐燒烤就是全青島最好吃的燒烤店。原料好,隨便哪個路邊攤烤出來味道都不差,之后在軍博附近的一個小燒烤攤就充分印證了這一點。
圣彌厄爾教堂是我們青島的第一站。好多人都喜歡夏天來青島下海玩兒,其實夏天除了可以下海這唯一一個優點之外,青島真的不比其他城市涼快,關鍵是這里的海也實在算不上好,如果純粹是為了看海景下海玩兒的話,國內誰也超不過三亞吧?

青島的靈魂,應該是從魚山路到大學路,由總督府至八大關;漫步在深邃的小巷街道,穿梭于人潮涌動的海濱浴場;在浙江路的天主教堂前看人來人往,在良友書坊的小閣樓上靜靜讀一本書;去黃縣路靜謐的老舍故居來一場舊事探尋,去廣西路寫滿歲月的老郵局看一次時代滄桑;在人聲鼎沸的食街放開肚皮吃一頓清蒸的海鮮大餐,又或是在午后的青啤一廠來上一杯讓人微醺的純正原漿。對,這才是真正的有靈魂的青島行。

圣彌厄爾天主教堂是青島市區最大的羅馬式建筑,也是中國唯一的祝圣教堂。這座天主堂是典雅秀氣的小家碧玉,紅瓦黃墻,使得原本莊嚴肅穆的教堂變得有些俏皮起來。教堂門票每人10塊,小小白學生票才5塊,真真兒的白菜價了。

教堂很高,內部通體白色,更顯得寬敞明亮。上方穹頂繪有精美壁畫,玻璃窗也布滿彩繪,處處透著神圣和莊重。教堂中有一架從德國進口價值不菲的管風琴,只有在主日彌撒時才會奏響。

古老的教堂見證了近百年的歲月,時光打馬而過,曾經的故事早已煙消云散,現如今,人們來到這里更多的是為了拍一張珍貴的婚紗照。很可能一對新人剛拍完婚紗照開心離去,轉眼就會看到頭發花白的老夫妻在這里回憶往昔,一輩子很短,好好珍惜每一天。

偷拍一張,好像被發現了......

教堂前的廣場游客很多,表演的街頭藝人、拍攝婚紗的幸福情侶、吹著泡泡奔跑的小孩。坐在樹旁,看著這簡單的畫面,整個人都輕松下來了。在時間空余的時候選擇來到這坐下來,慢下來,感受這一份隨心,雖然人真的好多......

棧橋很長,橋身從海岸深入如彎月般的青島海灣深處。作為老青島的標志,是所有游人必須打卡的地標。

從教堂步行到棧橋只需要十多分鐘。1999年,我就是在這里第一次看到海,那時還是個少年,第一次見到大海的興奮至今難忘。橋上的人和記憶中一樣熙熙攘攘,橋還是那座橋,海也還是那片海,光陰過得太快,20年的時間就像一朵朵浪,涌走了, 再也回不來了。

在中國多個最難喝飲料排行榜中,嶗山白花蛇草水都赫然在列,傳說一口下去,渾身上下都會散發竹席上殘留的腳汗味兒,還是隔夜的那種。這東西好像只能在青島買到,說啥也得試試,鼓著勇氣喝一口,吧砸吧砸嘴,哪有那么夸張,最多也就是味道稍顯怪異的蘇打水嘛。不過,到底還是沒喝完,被我大老遠背回了家。喝下那口水過了大概十幾分鐘吧,“嗝”,恩?敢情這東西跟酒一樣還有后勁兒,被海風一吹有點兒上頭。傳說,果然不是空穴來風,跟紅色瓶裝的尖叫有的一拼......

棧橋的盡頭圍著一圈人,我以為是游泳的,走近一看才發現人家只跳水,哦,應該是跳海。仔細瞅瞅年齡都是六七十歲的人了,身體素質真棒,一個飛越撲向大海,帥的一批.....

粉紅色的晚霞涌上天幕,小小白不知吃了啥著急火燎找廁所去了,我擠在橋的最前面拍晚霞,剛還納悶大家為啥都站在辣么靠后的位置,一個大浪過來就告訴了我答案。專業素養在潛意識中告訴我,任何時候都不能忘記按快門,被浪澆懵圈了也不能忘!

抹把臉上的水,重整一張!

青島最具人氣的商業街一直沒弄清楚為什么要叫臺東路,不知道和臺灣有啥關系,門店人氣高不高從排隊的長度上一眼即可看出。

芙蓉泉的烤雞爪,用媳婦的話說可以媲美蘇州平江路上的雞腳旮旯,在我們家的美食評價體系里面,這已經是一個相當高的評價了。雞腳入味軟糯,滿滿膠原蛋白,挑食的媳婦看上去吃的很香,對于她愛吃的此類非主流小吃,我實在無感,一個雞爪上面才多少肉?哪有狠狠啃一個雞腿來的有幸福感啊......

在臺東路的奧萊看完了國慶檔最點燃中國人情懷的電影,抹干激動的淚水準備再去剛才那幾家排著長長隊伍的鋪子試試味道,我就不信這么晚的點兒還要排隊,結果,排隊的人沒了,鋪子也下班了。悻悻發現還有一家小店在賣新鮮啤酒,打一杯新鮮果啤,回酒店!

灑滿陽光的清晨 ▏ 從八大關開始

本打算一大早去海邊拍個日出,結果一睜眼天都亮了。媳婦翻個身嘟囔,反正也晚了,繼續睡,被我硬生生拖了起來。即使錯過日出也要趕早啊,國慶長假的青島,全靠早起打時間差了,時間這么早,要撿最熱門的地方先去,趁著洶涌的大部隊還沒出發,我們要搶先一步找蟲吃。
八大關是指以長城八個關口命名的八條馬路,這里最能體現青島“紅瓦綠樹、碧海藍天”的特點。不得不說德國人把青島建的洋氣又可愛,不同于天津五大道的莊嚴和大氣,綠樹掩映下的八大關建筑俏皮又童話,紫荊山路的雪松是青島的市樹,青島的青字就是取自雪松的一年長青。比起天津的五大道,八大關的建筑風格更多樣化,年代更久遠些。庭院深深,安逸寧靜,在高矮不一的石墻和繁花綠樹中,各具風格的建筑猶抱琵琶半遮面。
秋天的時候,八大關的每一片紅墻白瓦,都像是風走了八千里的歡喜,慢慢走,細細品,很容易讓人沉醉在時光里。

清晨的陽光應該是上天的眷顧,透過樹枝折射在地面上,一束束光線像極了夢里的顏色和形狀,肆無忌憚的灑在身上,溫暖了整個關于青島的記憶。

從地上撿起一片形狀較為完整的梧桐葉子遞給媳婦,告訴她說拿葉子遮臉是攝影中很俗但是很奏效的手法,于是各種遮臉照相繼出爐......

遮成這樣合適么?我建議說你還不如直接插在頭上。

幸虧來得早,否則這塊八大關的石碑肯定人滿為患了。我邊對著那塊石碑調著焦距,邊命令媳婦往前一點哎往左一點哎稍微往右邊挪一點點哎好好,停住別動!媳婦舉著她的芭蕉扇問我,“這個姿勢合適不?” “合適合適合適非常合適!”我心滿意足地摁下了快門。“我這個位置離那塊石頭不遠么?”“正好正好,你的位置把對面的垃圾桶擋的相當嚴實,一點也不遠。”

在這里每天晨練,幸福指數是得有多高啊?

“你看我的表情自然不?”“怎么是自然?那是相當美!美得無法直視!”
“你趴那么低也能拍到啊?”“我這是廣角好吧,從大長腿到精致五官一個也落不下,哎你把前腳挪挪挪挪不要踩住那片葉子”。

披著一身晨光的媳婦,走出了鐵扇公主的神韻。我特別喜歡這種光束的感覺,脫口而出“好美好美”,看著媳婦欲說還羞的不好意思勁兒,我急得連連擺手,“別誤會別誤會,我指的是光影!”

花石樓應該是八大關最有名頭的建筑了,融合了希臘和羅馬風格及哥特式建筑的特色兼收并蓄。老蔣給自己改建成度假別墅,確實會挑地方,三面臨海,地勢突兀,附帶各種傳說,打開窗就是第二海水浴場,真正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一條長長的延伸到海里的堤壩很適合拍照,有幾個人跑到堤壩的盡頭去拍,等那幾個人跑到頭,讓媳婦在面前一站正好把他們全擋住,完美!

家里養狗的人,不由得對各種狗感興趣,也不管人家個頭有多大,是否能駕馭。

兒子一路都在問我午飯去哪里吃。
“什么餐館。”
“什么餐館?”
“就是什么餐館。”
“就是什么餐館?”
“名字就是什么餐館。”
“名字是什么餐館?”
“......”
“到底是什么餐館?”
“你閉嘴,再問我就揍你!”

店面不大,排隊的人超多,幸虧我們只是三個人,而且去的不算晚,所以并沒有等很久。點的自然都是招牌中的招牌,這里以魯菜為主,最拿手的卻是炒烤雞翅,烤的皮有點點酥脆,上面還有白芝麻和蜂蜜,味道確實與眾不同,只這一道菜就為這個餐館帶來無數回頭客。

小黃魚燉的酥爛,里面幾乎沒有刺,用筷子輕輕一推,魚肉就像大蒜瓣一樣、一瓣一瓣地綻開,纖維層次明晰動人,浸滿湯汁后咬一口,好吃的叫人感動。

兒子又問:
“這是什么菜這么好吃?”
“什么大頭菜。”
“什么大頭菜?”
我惡狠狠的晃了晃拳頭,他識相的閉嘴了。

老青島其實是帶著一番文藝浪漫和百年滄桑的歐陸風情,坡坡坎坎上是茂密的法國梧桐和雪松,錯落有致的街道上有數不清也說不盡的老房子。沒有東南西北的大街小巷,有的是熱鬧市井,寫滿老青島人的故事。走在上上下下的山道街梯上,總能在某個不經意的轉角,就邂逅一家安靜雅致的咖啡館或私家小店。只有大海和老城,才是最原始而有故事的青島 ,舒服地將自己融進這座城市,像一個當地人一樣閑逛,走在那些早已了然于胸的歷史中,又或是完全陌生而驚喜地邂逅在計劃外的小店子里,才是逛青島最正確的打開方式。

沂水路是青島老城一條很短的小馬路,全長僅僅只有300多米,卻見證了青島近代歷史的滄桑巨變。德國總督樓落成于1907年,是一座極具德國風格的城堡型建筑。蹭聽導游的只字片語得來的消息,說是德國第一任青島總督覺得在中國山高皇帝遠,老板離自己十萬八千里的,手伸不了那么長,便大著膽子,按照德國皇室古堡縮小30倍的大小,建造了總督府,結果建好后一天沒住就回國了......

在青島老城區的逛,其實景點非常集中,全程完全步行銜接,非常方便。

順著恒山路朝德國監獄的方向走,會路過黃縣路,一條幾百米長的小巷幾乎是整個青島的文藝解讀,在這里會看到酒館、咖啡館、書店、名人故居。短短的一條黃縣路,似乎想要把青島的文藝氣息一口氣述說個干干凈凈。

路邊一間頂多十平米的荒島書店,黃灰色的外墻、紅褐色的門窗、簡易的實木招牌,低調而不乏文藝氣質。走進書店,上世紀30年代的實木老家具映入眼簾,老舍、肖紅等人的肖像陳列在書架上。繞來繞去從書店一個側門跑到隔壁的院子里,仔細一看原來是老舍的故居。

這是一座兩層小樓,在窄窄的巷子里散發著濃濃的書卷氣,秋日的暖陽照進院子里,有種生機、溫軟的感覺,圍墻上是駱駝祥子的插圖,以及一尊駱駝祥子的銅像,博物館里主要講述老舍的生平,文化氣息濃厚,游人很少,很是安靜。
老舍先生在這里居住時間并不長,短短六百多天時間,卻留下了包括《駱駝祥子》、《我這一輩子》、《想北平》等在內的四十多篇作品,不得不令人敬佩。

走到常州路,有一座黃色的兩層建筑,建筑的四角爬滿爬山虎,躲在一人半高的墻后面。繼續向前,便是一個大門,穿過年代久遠的大門,就像是穿過一段厚重的歷史。

德國監獄始建于1900年,是中國近代史上唯一的古堡式建筑監獄。在青島漫長的殖民史和城市開拓史上,百年滄海桑田,它見證了種族隔離,也見證了這種隔離的消亡。作為一座典型的19世紀德國古堡式建筑,它的藝術成就也讓不少德國專家感嘆:哪怕在德國本土也很難看到了,只可惜,美麗的外表之下,內里卻是陰森恐怖。

監獄的一段螺旋樓梯是一處網紅拍照處,但現在畢竟是國慶黃金周,我實在等不到一個沒其他人的時機,隨便咔嚓一下留個念想吧。

小魚山公園和信號山公園,是兩個可以俯瞰整個青島市的地方,來青島兩個之中至少要去一個。兩個地方離得很近,都可以從德國監獄舊址直接步行過去。我選擇小魚山是因為,低,好爬。

在小魚山上,我們待了很久,這里確實是一處俯瞰老城,了解青島老城結構的好地方。微風吹過來,山頂上帶著大海潮潮的味道。看著海或是山下的老房子,讓一切煩惱忘卻,閉上眼睛,停上一會。微微的風吹過葉,感受這碧空萬里的濱海之城的氣息。

在小魚山頂,棧橋、小青島、魯迅公園、匯泉灣、八大關、前海美景都能盡收眼底。這樣的地方,每一個黃昏和日落,都是不該輕易錯過的。

下小魚山的時候,一彎月牙像一盞燈一樣悄悄掛上暗藍色的夜幕,老青島開啟黃金周夜模式。

路遇本地大哥用塑料袋打著兩袋鮮啤蹦跳著朝家走去,這才是青島人喝啤酒最正確的打開方式。現在的青島,成千上萬的啤酒屋散落在街頭巷尾,當地人或坐在簡陋的板凳和馬扎上大口喝酒,或直接用塑料袋帶走成斤的散啤。青島人喝的散啤,是沒有經過高溫殺菌的新鮮啤酒,沒有大型啤酒廠的城市,很難喝到這樣高品質的散啤,這也算是青島人的特權吧。這樣的畫面,才是青島最有溫度,最有煙火氣的樣子。

據說每座城市都有幾個坑外地人的網紅小吃景點,比如上海的城隍廟,比如四川的寬窄巷子,比如西安的回民街,還比如,青島的劈柴院。

當然,如果真的是沖著喝啤酒和吃海鮮,那真的別來劈柴院了,太多比這里人少干凈還便宜新鮮的地方。我們來劈柴院純屬感受氣氛。
不過,劈柴院也不全一無是處,有幾處還是可以試試的,入口處一碗薄厚剛剛好的豆腐腦, 自己加入韭花醬和辣椒,配兩個剛炸出來還冒著熱氣的蘿卜餡餅,再來兩塊鹵肉,熱乎乎一下肚,渾身上下都舒暢起來。

一家小小的高家鍋貼是劈柴院為數不多的老店,這么多年開下來總是有原因的,一定要點海鮮的餡兒,這樣的鍋貼才是其他地方不容易吃到的。外面煎得酥脆,里面都是真材實料的大肉團,咬的時候會有湯汁,盈盈滿口,又不會過分粘膩,反而讓你有種因為戛然而止而產生的意猶未盡。

吃飽喝足回酒店,明天想去看個海上日出,也不知道天氣怎么樣。
我們的酒店緊挨著棧橋,吃太多了有些撐,海邊溜達溜達消食兒。
棧橋白天的人山人海已經褪去,只有灘涂上有星星點點的手電發出微弱的光,是在抓螃蟹嗎?
已是午夜了,海風稍顯涼意。看著遠處的棧橋、回瀾閣和對岸的燈火,就著手里剛買的果啤聽著海浪聲,真是一個超級適合思考人生的模式。
我盯著那一個個手電筒看入了迷。我沒有思考人生,我只是在想:
他們把那些小螃蟹抓回去是要吃掉嗎?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