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簡稱“漢”,別稱“江城”,是湖北省省會、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級市和特大城市,中國中部地區的中心城市,長江經濟帶核心城市,全國重要的工業基地、科教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也是中央軍委武漢聯勤保障基地駐所。全市下轄13個市轄區,總面積8494.41平方公里,2017年常住人口1091.4萬人。

武漢地處江漢平原東部、長江中游。世界第三大河長江及其最大支流漢江橫貫市境中央,將武漢中心城區一分為三,形成武漢三鎮(武昌、漢口、漢陽)隔江鼎立的格局,市內江河縱橫、湖港交織,水域面積占全市總面積的四分之一,構成了武漢濱江濱湖的水域生態環境。

武漢有“九省通衢”之稱,是中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長江中游航運中心,其高鐵網輻射大半個中國,是華中地區唯一可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

擴展資料

武漢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楚文化的重要發祥地,境內盤龍城遺址有3500年歷史。春秋戰國以來,武漢地區一直是中國南方的軍事和商業重鎮。清末洋務運動促進了武漢工業興起和經濟發展,使其成為近代中國重要的經濟中心,被譽為"東方芝加哥"。

武漢是中國民主革命的發祥地,武昌起義作為辛亥革命的開端,具有重要歷史意義。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發布的《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將武漢列為超大城市;同年12月,國家發改委明確要求武漢加快建成以全國經濟中心、高水平科技創新中心、商貿物流中心和國際交往中心四大功能為支撐的國家中心城市。

武漢地處長江中下游平原,江漢平原東部,位于東經113°41′-115°05′、北緯29°58′-31°22′之間,最東端位于新洲區徐古鎮將軍山村,最西端位于蔡甸區侏儒街國光村,最南端位于江夏區湖泗街道均堡村,最北端位于黃陂區蔡店街道李沖村。

武漢地勢為東高西低,南高北低,中間被長江、漢江呈Y字型切割成三塊。武漢城區南部分布有近東西走向的條帶狀丘陵,四周分布有比較密集的樹枝狀沖溝,境內大小近百個湖泊星羅棋布,形成了水系發育、山水交融的復雜地形。最高點高程150米左右,最低陸地高程約18米。

黃鶴樓

武漢長江大橋

武漢古德寺神韻

窗外(武漢古德寺)

霞光映東湖

櫻花季節的武漢大學夜景

夜色中的楚河漢街

漢口里

武漢海關大樓夜景

武漢古琴臺




2020年春節期間,突如其來的一場瘟疫降臨武漢,真是“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堅強,勇敢的武漢人毫不畏懼,“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我們相信湖北,我們相信武漢,我們更相信偉大的祖國,一定能戰勝病魔,讓武漢,讓我們的祖國千坤朗朗,韶華萬丈!武漢加油!中國加油!


附:毛澤東主席《送瘟神》詩。

毛主席詩

《七律二首·送瘟神》其一


綠水青山枉自多,

華佗無奈小蟲何!

千村薜荔人遺矢,

萬戶蕭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萬里,

巡天遙看一千河。

牛郎欲問瘟神事,

一樣悲歡逐逝波。

 

毛主席詩

《七律二首·送瘟神》其二

春風楊柳萬千條,

六億神州盡舜堯。

紅雨隨心翻作浪,

青山著意化為橋。


天連五嶺銀鋤落,

地動三河鐵臂搖。

借問瘟君欲何往,

紙船明燭照天燒。


我是湖北人

作者:曉吾


湖北在哪里?

一條漢江出秦嶺。

流向武漢,注入長江,

過江西、安徽、江蘇、上海,

滋養半壁繁華,奔騰入東海。


湖北在哪里?

南水北調出丹江。

千里清澈,萬里深情,

跨河南、河北、天津、北京,

接濟半壁河山,哺育五億人。


湖北在哪里?

九省通衢貫八方。

國家鐵脊梁,沿江金腰帶,

連北京、廣州、上海、成都,

鎮守京九鐵路,托起京廣高鐵。


湖北在哪里?

大別山里炮聲響。

349位開國將軍,111位著名英烈,

劉伯承、鄧小平、滕代遠、王宏坤,

開辟中原戰場,奠定中國乾坤!


像母親一樣的湖北,

像父親一樣的湖北,

像兄弟姐妹一樣的湖北,

像戰友同胞一樣的湖北!

2020年,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的時候,

我們的湖北,蒙難了!


一個小小的陌生的病毒,

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通過一個未知的野生動物的軀殼,

突然爆發!

它進入我們的嘴巴,進入呼吸,進入肺。

它進入我們的眼睛,進入肝腎,進入血。

它騙過我們的免疫系統,瘋狂肆虐!


我們有誤判,我們有麻痹和松懈。

我們缺乏對大自然的敬畏,

我們相信科學,

卻因為種種原因選擇了退縮和僥幸!

一個陌生的小小的病毒,

自此跳出了生天,

我們的湖北啊,我們的湖北人,

2020年的開始,竟然是一場不幸!


時間從來不會改變節奏,

它不認識你的種類、身份、地位、老幼。

開始有了死亡,開始有了謠言,

漢口醫院的發熱門診里,

開始通宵達旦,排起了長龍。

開始有了逃離,開始有了搶購,

每一條街道上的每一個藥房里,

已經找不到酒精和口罩!

我們的湖北啊,我們生生不息的湖北,

她病得很嚴重!


這是怎么了?

昨天還是太平盛世,今天就有烏云籠罩?

這是怎么了?

昨天還在購置年貨,今天已經閉門鎖道?

這是怎么了?我的湖北,

昨天還指點著你的山水,等待親人回歸,

昨天還享受著你的榮耀,想去天涯海角。

而今天,我們所有的湖北人,

因一枚小小的陌生病毒,困守孤島!


擦干眼淚,我看到一個雪白的身影,

她在高鐵上發出一條斬釘截鐵的微信:

下一站天門南,我下車回武漢!

擦干眼淚,我看到一個個帶血的指印,

他們在紙上留下一句句鏗鏘的誓言:

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

服從命令,不計報酬,無論生死!


擦干眼淚,我突然看到,

第一批倒下的,

協和醫院神經外科的14個柔弱的身軀,

他們有的正在康復,有的已經犧牲!


擦干眼淚,我突然看到,

那些新時代最可愛的湖北的白衣天使們,

缺少防護,缺少供給,缺少支援,缺少睡眠,

他們穿著紙尿褲,戴著文件袋,

在病區穿梭,陪病人堅挺!

我愛你們,湖北的白衣戰士們!


這不是該脆弱的時候!

他們說,穿上了白衣,就穿上了責任!

這不是該哭泣的時候!

他們說,穿上了白衣,就穿上了使命!

我們不怕沖鋒,

只希望沖鋒的時候,手里能有武器!

我們不怕流血,

只希望天黑的時候,后面能有一盞燈!


天不佑湖北,地不佑湖北,我們佑湖北!

你不能犧牲,他不能犧牲,讓我去犧牲!

天哪!我們愛湖北!

天哪!請你救救湖北人!


我們已經關閉了出去的門。

我們要用自己的肉身,困住病毒,

以此換來共和國的太平!


我們已經掐斷了逃生的路,

我們要點燃煉獄的火,燒死病毒,

你若不退,我們就與你同歸于盡!


逃出去的是自己的懦夫,

留下來的是湖北的英雄!

這里是我們的家園,

我們哪里也不去!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你們看,80多歲的鐘南山來了!

你們看,頭發花白的老院士們來了!

你們看,各省集結的醫療隊來了!

你們看,一車車的援助物資來了!


你們看,萬家燈火里,

人們把手伸出窗外,大聲呼喊:

快看!解放軍來了!我們不怕了!

你們看,尚在封閉的街頭,

戴著口罩的總理穩健從容,他說:

困難是暫時的,我們共同戰勝!


我們封住了城,但是我們不會封住愛!

央視主持人這句話說得真好!

云南為湖北人設立了專門的酒店,

東呈集團旗下酒店專門給湖北人居住。

還有更多的外鄉人,用不同的形式,

給湖北人提供了更多無私的幫助和同情!


我們湖北人是感恩的!

災難是一面照妖鏡,讓我們看到了冷漠!

災難是一塊試金石,讓我們找到了真誠!

恩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他日路過湖北,定有美酒相迎!


我們湖北人是堅強的!

災難是一聲警醒的鐘,我們在災難中反思!

災難是鍛煉忠誠的爐,浴烈火后方得重生!

當下,眾志成城, 鐵石蘸血磨一劍,

鳥語花香時,城春草木深!

[拳頭]武漢[拳頭]

2020年1月29日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