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陽河,一個很美的名字,身邊有很多朋友都來過這里,看到那些曾在照片里才能看見的畫面,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當自己真真實實地來到這里時,所有的感官都會發生奇妙的變幻。

鎮遠縣算得上黔東南的一道風景,以古鎮聞名,或者說以舞陽河畔沿岸的風景聞名。

吳敬梓是清朝最偉大的文學家之一,他50回的文學名著《儒林外史》,用了3回篇幅描寫了鎮遠,可謂歷史悠久。

走進千年鎮遠,你會被那里的古韻所顛迷,仿佛時光倒流,去到遙遠的明清。

我知道,一場風景,一段路程,并不太可能改變一個人的人生,它只是存在腦海里的一段記憶。這些點滴積累的記憶,或許在某一天,會讓你發現,最持久的快樂,不過是與自然心意相通。

在我心里,“鎮遠”是一個詩意的名字。我覺得他應該是一個寧靜又遙遠的地方。是一個霧靄迷蒙的早晨,是一個河水里躍動著金光的黃昏。

詩與風景在就在眼。鎮遠,一個詩與風景并存的地方。千年鎮遠不遙遠,千年鎮遠慢時光——我在鎮遠等你,等你和我相遇。

鎮遠古鎮位于貴州省境內,這是一個充斥著古老人文氣息的特色小鎮,擁有非常悠久的歷史,大家可以在這里尋找屬于自己的精神世界……

對岸那座雄偉的山峰就是玉屏山,爬上去可以觀看到鎮遠古鎮的全景。

鎮遠古鎮的古居民樓除了主街道的兩邊外,很多都是沿著山坡修建;小巷子的路彎彎曲曲,分叉路口也是特別多,就是鎮遠建筑的特色"歪門邪道"。

鎮遠古鎮是不收取門票的,車可以直接開到晚上入住的客棧;房間是江景房,打開窗就可以看到舞陽河,房間里面的裝飾古色古香,中式復古風格,同時也很小清新和別致,非常喜歡陽臺的吊椅;樓上還有釣魚的住客。

流經古城的舞陽河碧如翡翠,清可見底。屋的倒影,山的倒影,布滿河的兩邊,靜逸,淡然。

河的兩岸便是古城,南北分別而建,卻又渾然相成——是舞陽河晝夜不停地在滋潤古城,呵護古城。沒有舞陽河,又哪有古城?那舞動著的河里,積淀了多少古城的記憶啊。河面上的一抹抹倒影,不就是古城碎碎念念的記憶?

據史書記載,鎮遠古稱“豎眼大田溪洞”,屬“鬼方”。從夏到商, 世居著荊、梁二州的蠻夷,泛稱“荊蠻”。追本溯源,古代的鎮遠,地處歷史上“五溪蠻”和“百越人”聚居的結合部。

宋寶佑六年(1258年)十一月筑黃平城,賜名鎮遠州,為鎮遠之名的開始。德祐元年(1275年)置鎮遠沿邊溪洞招討使司。

元至元二十年(1283年)改沿邊溪洞招討司為總管府,至正二年(1365年)為府。

明洪武四年(1371年)改為州,永樂十一年(1412年)為鎮遠府,正統三年(1438年)五月革鎮遠州,弘治十一年(1446年)置鎮遠縣,隸鎮遠府,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改鎮遠衛。

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將衛并入縣,宣統元年(1909年)省縣,以其地為府直轄。

1913年恢復置縣。

鎮遠素有“滇楚鎖鑰,黔東門戶”之稱,史書云:欲據滇楚,必占鎮遠;欲通云貴,先守鎮遠。因地處交通要道,地勢險要,據之非常重要,故名。

據《貴州通志》392頁載:“宋理宗寶祜六年(1258年),十一月。宋詔:新筑黃平,賜名鎮遠州,呂逢年晉一秩。”鎮遠之名始于此。

河岸上一排而過的楊柳,就像賀知章說的"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楊柳下行走著一群游客,估計去尋找鎮遠最出名的酸湯魚……

鎮遠古鎮是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鎮遠縣名鎮,位于舞陽河畔,四周皆山。北岸為舊府城,南岸為舊衛城,古街道上商業繁華,這是苗人開的飯店。

許是已是晚上八點,鎮遠的夜已漸漸地寂靜起來。朋友曾說,鎮遠的夜晚美在紅燈籠,沿河兩岸高掛的紅燈籠密密麻麻,有種鋪天蓋地般的架勢,熱鬧非凡,艷麗壯觀。映現我眼前的,卻只有兩三幢房子的屋面上掛著紅燈籠,點綴著還在經營的店家。見此情景,有點失望,像是鎮遠沒有了滿眼紅燈籠,就失卻了光彩似的。

可是轉念一想,這兩岸星星點點的燈光和倒映河里的光影,這默默流淌的河水,這不時映在變幻彩影里的古石橋,這一棟棟沿河而建的古色建筑,這沿街清清幽幽的環境,不就是鎮遠最本真的夜景?

鎮遠歷史長河的記憶里,夜色下的古城就如街道上我輕輕踩踏的每一方大青石,都沉睡在古老的夢中,讓我仿佛看到千百年前這里曾經有過的安靜平和的生活。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