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原創:東山羊

是歲、冬初,美國總統大選硝煙方散,美篇冬詩大賽烽火又起。大纛一揮,號角連營;越然搏拼,此呼彼應;聲勢浩浩,萬馬千軍。此時此刻,大賽已進入賽果盤點的尾段,即將金鳴兵偃,重歸靜寂;然而,作為此役披掛出征者的我,卻心緒久久不能平靜。捉“筆”在手,我要寫寫此番大賽中,我的參賽和我的擁躉們,因為他(她)們推我前行的付出,讓我一次又一次淚眼迷離。

初見美篇賽事通知,心中猶豫,參賽與否糾結再三,離截稿時間剩下不多幾天,將稿投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文章展示排序末端,三千作品,文海茫茫,奄奄氣息。開賽將即,旋即通知熟悉美友,好友親朋。看官曰:這不是拉票嗎?且慢妄評!規則允許,合理利用,沒毛病。以后的大賽走向,關注過的人都清楚,在此不做贅言,要說的劃重點:我和我的擁躉的故事。

一、我和我的鐵桿美友


美友是一個泛泛的稱呼,在這前面加上鐵桿二字,真就不同了分量。他是沒有利益連接,只有惺惺相惜,甚至從未謀面,卻心有靈犀的那么幾個與美篇不離不棄的人。這么說,不夠具象,結合賽事舉幾個實例吧!


美友一:文文,一個文字純美,佳作迭出,美篇精華連連的才女。她的作品兩三天一篇,極有規律,可這次大賽,從海選到決賽,她一門心思撲在為我助選上,根本出不了作品。所以,鐵桿不必兩肋插刀,鐵桿就是關鍵時刻的必須。


美友二:金姐,一個年逾七旬的老大姐。她克服年齡和身體的不利因素,在美篇不懈努力和與日俱增的進步,實證了什么叫“活到老,學到老”。這次大賽,竟讓她打亂了長期的作息規律,老伴、孩子、朋友、連小區的保安們都拉來了看我的作品,讓我收獲了一連串的驚喜。讓這樣一個老大姐來為我鼓呼,我心中甚是過意不去,勸她好好休息,她說:沒關系,我和家人都喜歡你的作品。一個“喜歡”,連串舉動,莫大的鼓勵。


美友三:佩佩,那可是參加上屆美篇美人大賽的名次極為靠前的選手,有大賽經驗,有人脈關系。只見她三部手機指揮調度,跟進督促,夜以繼日,淡定南北,呼喚東西。再現“美人”魅力。


鐵桿美友難能一一例舉,他們是我最堅強的后盾,最放心的陣營。


二、我和家族親人,還有故交


家族親人這塊就不多說了,情親是割不斷的紐帶,打斷骨頭連著筋。


說說我的大學同學群吧。畢竟我的文章大家熟悉,消息一出,贊頂的小拳頭杠杠的。有美篇的迅速反應,沒有美篇的趕緊下載,一通神操作,完美!


有趣的是一個同學身在澳洲,決賽那天十點一到準時打卡,怎么點擊也投不了票,突然醒悟:比咱大中國早了兩個半小時。她和我微信,我言:“咱也不是聽發令槍起跑,干嘛那么著急?”她曰:“搶得先機。”真服了!還是這位同學,把我的文章發到她上幼兒園的朋友圈,嫉妒的我說:“我中學以下的同學全部失聯,你還有穿開襠褲的朋友圈,真好!”


還有一位同學,氣質優雅的大學教授,美篇常客,她在朋友圈轉發,群轉發,天天不漏,群群不落,附言叮囑,言簡意賅,字句給力。


三、我和美篇中人生初“見”的朋友


大賽進行過程,許多陌生的朋友光臨,留評、點贊,更重要的是投票。受朋友之邀點進看看也好,走過路過沒有錯過也罷,每一票都是那么有溫度,有力度。


最難忘:一個之前沒有任何交集,美篇名為“千斤頂”的朋友,他也是參賽者,放棄投自己的票來給我投票。決賽第一天投了票后,第二天他在醫院護理92歲高齡老母親,忙亂中還心心念念給我投票,讓我發鏈接給他。這樣的行為舉止,還能讓我說什么?


一個美篇名為“劉推陳”的朋友,投票天天不落。票選最后的時刻,她抱著“不拋棄,不放棄”的念頭,舉手來了個四連發,發發中的。


另一個美篇名為“鋒芒”的朋友不僅始終如一地投票支持我,還將我的作品做了一個挺不錯的解讀。他是東北的,這幾天東北那嘎達下雪了,冷了;但是東北的雪借著屏顯紛揚落在我的心間卻是曖曖的。


幾天時間,南北東西,眾人合力,硬是把我沉在賽會“水底”的文章撈出水面,順利地進入決賽。并在決賽票選中排名再度前移。決賽投票截止,我的參賽作品《致飛雪》收到閱讀3900次,鮮花634朵,留言281條,“大拇指”169個,決賽階段大眾選票379張。這一切讓身在南國的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擁躉們趁冬吶喊的精彩,履雪踏至的關愛;更是對我創作美篇,美好生活的激勵。而我要對我這次大賽的擁躉們說:有你們真好!來日方長,后會有期!


最后將我的《致飛雪》改頭換面,獻給所有的擁躉:


冬天是一本書

你就是書中的精彩

冬天是一幅畫

你就是畫中的填白

冬天是一首歌

你就是歌中的旋律

冬天是一個夢

你會在夢中到來


你那里“梨花千樹”

我這里花繁盛開

此刻

溫一壺酒

邀你

“能飲一杯無”

我已醉滿懷

2020年11月20日作于深圳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