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輕描淡寫
圖片:阿里郎

美篇是個百花齊放的大花園,在這里,你可以是一朵嬌艷的花朵,肆意綻放你的美。你也可以是一株小草,兀自生長,雖然不能艷壓群芳,但可以為這個大花園增添一抹綠意,尋找屬于自己的快樂!你也可以我以我手寫我心,重新拾起寫作的興趣,更可以結識到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讓你在美篇的時光變得美好而珍貴!


—— 題記

白落梅說:人的一生會遭無數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過便忘了的風景。有些人,則在你心里生根抽芽。那些無法詮釋的感覺,都是沒來由的緣分,緣深緣淺,早有分曉。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都無法更改初時的模樣。

很慶幸,自己算是一個比較幸運的人, 比如,一些美好的遇見,一些美好的擁有,一些人,一些事,再比如,在美篇遇見了阿里郎老師成了我的師父。
第一次遇見阿里郎老師,是在美篇里,一組西藏題材的作品,作品的大氣,雋美,讓我震撼,也讓我感動。記得我當時都不敢貿然落筆評論,唯恐詞不達意,委屈了那些作品,怠慢了那些有著鮮活生命的精靈,于是一口氣欣賞了好多篇關于西藏題材的作品。

我到過藏區,對于西藏,我是有著特殊的感情的。都說,西藏是一種治不愈的病,我想,我應該是病入膏肓了吧。希望從師父的作品里,找到一些良藥,讓我的病癥得到一些緩解吧。

在阿里郎老師的作品里,我讀到了攝影的靈魂,讀到了他源自內心的一種情感,讓我對他肅然起敬,也便深深喜歡上了他的作品,對于作品的交流就變得多了起來,在得知我喜歡攝影的時候,他開玩笑讓我拜師,就這樣阿里郎老師就成了我的師父,我的好朋友。


人的朋友有兩種,一種是你初見時覺得還行,但時間久了,你就會發現,那人并不是你想象中那種朋友,然后你們的關系慢慢會淡了下去,直到最后變成只是一個熟人罷了。還有一種就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你越來越發現,他是如此的美好,是一個值得你結識的人,讓你敬佩,讓你珍惜,從此,你們的關系里無關性別,無關風月,無關曖昧,心無旁騖到只是一種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澄澈,我與師父便是后一種。

師父尤其喜歡且擅長拍攝西藏題材的作品,四年間他曾十二次進藏,克服高反,克服與藏族同胞的交流的困難,拍攝了大量極其有意義的藏族風光作品、人文作品和高原珍稀野生動物作品。置身他的西藏題材作品,也許一個眼神,一句話語,一個微笑,一張面容就足以感動到你靈魂深處的某個地方,揮之不去,久久不能忘懷。作品大氣而雋美,讓人震撼、讓人感動、就像一場微電影,蘊藏而豐盈,讓人回味無窮、意猶未盡。


攝影人都知道,拍鳥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尤其是野生珍稀鳥類,有時候苦守一天,最后會一無所獲,拍鳥需要運氣,更需要緣分。有一天,他去偵察完藍喉蜂虎的鳥情回來對攝友們說:不過現在要走好遠才能進去,這么遠的路走起來是有點可怕,但為了保護生態,還是必要的棄車步行。我在想,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攝影師該有的責任、情操和品質!抵制黑鏡頭,崇尚自然,尊重生命,倡導自然觀鳥,自然拍鳥。從你我做起!


所以他的鳥類作品中,他用一顆澄澈的心,宣揚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呼吁人類保護生態,敬畏生命保護珍稀鳥類的重要性。


他認為文字和語言的描述,代替不了生活原本的模樣,他的腳步和靈魂始終在路上,所以,他喜歡用自己獨特的方式,透過鏡頭去觀察世界,感受世界,關注社會,喚起良知,他用一份有溫度的責任去扛起一部冰冷的攝影器材,詮釋著攝影的靈魂和攝影人的品格,傳播正能量,呼吁人類保護自然,保護生態,敬畏生命,尊重生命,用最純凈的鏡頭書寫大自然最美的詩行。


2020年春節期間,醫療用品緊張和缺乏,師父及時在朋友圈轉發了他們醫院向社會公開招募捐贈的信息,并為醫院獲得一些朋友的捐贈。他曾三次冒著生命危險深入一線用鏡頭記錄下了九江市奮戰的精彩瞬間,為九江市的宣傳提供了珍貴的影像資料,所拍攝的《天使的翅膀》獲獎于全國三家權威攝影報刊和雜志。

師父有著一顆善良的心,散發著暖心的磁場和魅力,他用最純凈的鏡頭捕捉和弘揚人間真善美,用心,用情傳遞溫暖,傳遞滿滿的正能量,他就是一本流動的教科書。

攝影有深度,心靈有溫度。阿里郎先生的一言一行,讓人敬佩、讓人心懷感恩、心生美好,很慶幸我們身邊有這樣一位良師益友,一個用最純凈的鏡頭書寫大自然最美詩行的人。

有事就聯系,沒事各安天涯。這是我最想要的人與人之間最好的相處方式,我和師父之間便是如此。人之相敬,敬于德:人之相交,交于情;人之相隨,隨于義:人之相信,信于誠,阿里郎老師就是一個這樣值得我結識的朋友。

感謝美篇,讓我有機會結識這樣的好朋友!感謝緣分,讓我遇見師父!有友如斯,有師如斯,實乃我之所幸也!
阿里郎在美篇組織的旅拍活動中和簽約作者們在一起
阿里郎(右)在西藏與美篇簽約作者王劍老師(左)第一次遇見
阿里郎(左)在西藏與王劍(右)老師再次相遇
欧美牛猪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