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

近日秋風掃落葉,涼風瑟瑟,寒意來襲。我感嘆于武漢是沒有春秋的,只有猝不及防的冬夏。 那日我出門,外面下著鵝毛細雨,我與好朋共度一傘,傘以外的天空一覽無遺,而傘下是我們的竊竊私語,我在感嘆“何為好友,何為老友”。上大學一年了,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熾熱的奮斗,我看見萬千大學生來了又去了,去了又來了,我看見城市和農村真正的千差萬別,我看見因身世的不同每一個人都追求者不一樣的生活標準。 每每如此,我想改變一點什么,哪怕是改善一下家鄉的醫療條件,哪怕是提高一點家鄉的教育質量,哪怕是我能夠再努力一點減輕年邁父母的負擔。可是如今勢單力薄的我似乎什么都做不了。無數個夜深人靜的夜晚,我在夢里看見滿天繁星,總有一顆是屬于我。 于是我想到那句“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于是夢想的召喚,把我從深深的泥潭中毅然拉起,夢想的種子益發濃烈。


?

最近看了一部董卿主持的綜藝節目——朗讀者,其中一個片段中她說“生命很短,短到不是你走過多少日子,而是你記住多少日子”。當時聽到那句話時偶有“他鄉遇知音”之感,字字句句撥動著我這個二十歲小女孩的心弦。《朗讀者》中董卿每一期請的嘉賓都是我們素不相識的素人,他們沒有明星的光環,他們褪去青春的色彩,可是正是因為平凡才塑寫了不平凡的一生,也正是因為他們努力的經營自己平凡的一生才讓臺下正在努力的人們潸然淚下。 有人抗戰病魔譜寫華麗詩歌,有人犧牲小我,鑄建中國傳奇,有人默默無聞辛勤奉獻,有人兢兢業業不求回報,有人用情至深他鄉尋子,有人勇敢無謂譜寫金婚,有人…… 董卿說“生命是一條長長的馬拉松,已經鋪好的軌道里需要你自己去創造你的輝煌,所有的苦難都是給你的成長,如果一馬平川人生終不完整,唯有幸運的人才能遇見苦難”。 記得那日我是梨花帶淚的看完《朗讀者》,每一位嘉賓的故事都催我淚下,每一位嘉賓的故事都使我感動,每一位嘉賓的故事都催我奮進。 我在久久的回味里想到了那句“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倍加珍惜”。沒有什么是真正的永恒,金錢不能,青春不能,美貌不能,唯有這涓涓細流亙古不變的勇敢與善良。

我今年二十歲,我總能聽到外界對九零后的質疑聲,他們說“這個世界飛速成長,急功近利的年輕人太多太莽撞,祖輩辛勤建造的大好中國,遲早會毀在年輕人的手里”。每當聽到這樣的話我的心就會波濤洶涌,我既會因為外界以偏概全的否定暴跳如雷,又不得不得承認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甚至更小一代的年輕人的狹隘視角。 我開始不否認大街上一群打扮怪異滿口臟話向我走來的人是和我一樣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學生,我開始不否認那個借著高利貸購買高額化妝品的女孩子竟和我一樣是出身卑微從大山出來的農村孩子,我開始不否認那個因為打王者輸掉哭著要跳樓的孩子竟是我實習期間教育過的孩子,我也開始不否認如今在我面前煙癮極大不知所措白衣飄飄的少年曾是我同校高考榜上的狀元。我開始否認很多很多,我怕在這個紛擾的世界中我會忘掉自己的初衷,可我唯一能夠肯定的是——如果二十歲,我們曾犯過錯,請給我一點時間改過自新,因為二十歲青春芳華年輕人終會放馬高歌,一路逐夢,如今互聯網主宰世界,再過十年,二十年,世界將被年輕人主宰,而且俞變俞強盛。

前段時間我在《超級演說家》中聽到北大才女劉媛媛的兩篇演講——《寒門再難出貴子》、《年輕人能為這個世界做什么》。聽完這兩篇演講我深受感觸也被震撼,不敢說我與她“同病相憐”,只因我與她“如此雷同”。 她說寒門是明明家中連最基本的溫飽都解決不了,可父母卻不辭辛勞送出了三個大學生;他說寒門是高考考了一所三流大學,一邊兼職一邊勤學最終回到北大讀研究生;她說寒門是明明知道我與有錢人的差距是生來無法改變的可我還是擠破腦袋也要縮短這個差距,因為我背后默默支持著的是我雙發鬢白,腰肌佝僂的父母,因為我背后承載的是我那個還很落后的家鄉。如今我的情懷情懷被另一個“自己”說得振奮人心,我的心也為之振奮。 當她再說《年輕人能為這個世界做什么》時,臺下掌聲一片——你們不要以偏概全否定年輕人的胸無大志,因為這個世界還有不斷崛起的農村孩子通過高考這條途徑不斷進軍世界百強,他們雖從小沒有接受過藝術的洗禮,他們可能從小吃不飽穿不暖,他們可能只會讀書,他們可能是那些有錢人家孩子眼里的書呆子,可是他們終將成為主宰科技的領頭軍,因為貧窮,所以奮不顧身的改變。 語言是有魅力的,字斟句酌,抑揚頓挫都能勾起人心底那顆沉睡已久還未爆發的火山。 我們應該是這樣的——讓文字輸出能量的音符,讓語言跳躍力量的旋律。

歲月無痕似有痕,或許我們常常也會誤解努力,拼搏亦或是堅強,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努力不是終日繃緊你的每一根神經,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拼搏不是拒絕所有讓你快樂的情感,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堅強不是犧牲你愛與被愛的權利”。或許偶爾,我們需要停下腳步耐心琢磨何以夏暖,何以冬涼。 兩年前一封最美的辭職信火遍互聯網——世界那么美,我想去看看。 后來這個寫下“傳世佳作”的女老師用兩年的時間游歷了世界的萬千山水,見證了不同地域的潮起潮落,或許,偶有所感,搬一把長椅看天上云卷云舒,觀門前花開花落;或許偶爾看見一汪春色怡人也會用相機記錄美好一刻,人的記憶總是有期限的,唯有借助一些外物才能更好的記住一些刻骨銘心的驚艷一瞬——例如膠卷。 如果我一朝辭職,走遍千山萬水,千里迢迢只為與你相遇,那么即使你來的再晚,只要是你都是最好的結局。 是的,那位老師花了兩年的時間,中途歇息之時遇到了自己的伴侶,并于35歲時成就了自己的終身大事,她說“余生請與我一同浪跡天涯”。我眾里尋你千百度,你踩著七彩筋斗云娶我回家,我愛你,如果一定要在后面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面對愛情,我希望年輕人是勇敢且行且珍惜,而非正如我們身上的標簽——不忠不義。

二十歲我常常也會幻想我未來的樣子,二十歲是青春最美時,即使我知道真正的青春并非年齡的限制而是內心的無比充盈,二十歲我喜歡手捧萬卷詩書體味書中的百味人生,二十歲我喜歡傍晚十分在陌生的街頭酣暢淋漓,二十歲我渴望太多可我又希望我失去太多,二十歲,我不禁感嘆,二十歲真是女孩子尷尬又尷尬的年紀…… 因為早在二十歲之前的很多年,大概只有五六歲吧,我說我要環游世界,我說我要當世界上最厲害的老師,寫世界上最好的文字,我還說我要通過寫作成為中國少有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年輕女作家,那時候我有兩個夢想,一個是當老師,一個是當作家,可當我還在傻傻的想著我到底是當作家還是老師時我感到傷心了,因為那時我知道兩者我都為之傾心,不能放棄之一。我想十歲的我也太自私了,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可我為何要包攬魚和熊掌。我做不到像那首詩說得那樣“愛情和自由我都為之傾心,為了愛情我可以犧牲生命,為了自由我可以犧牲愛情”。人性本就經不起考驗,只可惜連一個十歲的小女孩都會這么“自私”。 后來我的老師告訴我,夢想就像天邊的彩虹,只能雨過天晴才會綻放七彩之光,可是過程很漫長很煎熬,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痛與快樂的力量。 這多年,我一直默默無聞的努力,我怕有一天夢想沒有放棄我,我早早的屈服于現實而放棄了夢想,可還好我在這條軌道上匍匐前進,沒有偏離太久又太遠,至少現在,我想我會成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師。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估計二十歲也是一個很敏感的年紀吧!昨晚我又接到媽媽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噓寒問暖,我在電話這頭享受母愛的灌溉。 我是如此如此的幸運,我是如此如此幸運的來到你和你們所有人的身邊,我是如此如此幸運的享受你無私奉獻的愛,所以我也要如此如此的感恩…… 有一首詩叫——《從前慢》,原文大抵如下—— 記得從前年少時 長街黑暗無街燈 賣豆漿的小店冒著熱氣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 車,馬,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從前的鎖也好看 鎖鑰精美有樣子 你鎖了,人家就懂了 一首歌頌愛情的現代詩,完整的勾勒出父母那個年代的愛情故事,我問過我媽媽,媽媽說“從前的路途遙遠,你奶奶只見過你爺爺一面,從前馬車很慢,我嫁給你爸爸馬兒走了一整天”。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如果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那么我想我爸爸前世應該欠下不少的情債,不然怎會有我與姐姐——一個生得閉月羞花,一個生得沉魚落雁,哈哈。 日子總是很短又很快,還記得年少時滿身泥濘在田壟玩泥巴,如今一轉眼我竟遠走天涯。 歲月只顧自流長,遠去還有繞指香。 二十歲,不論時光如何前進,而我依舊匍匐前行,夢想在天邊,我終將“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余生,請允許我為我的家和我的家鄉奮斗終身……

欧美牛猪马